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险被 GitHub 收购?近期审核风波?Gitee 创始人出面回应

2022-06-05 02:01 https://my.oschina.net/oscpyaqxylk/blog/5534534 OSCHINA编辑部 次阅读 条评论

在 Gitee 诞生 9 周年之际,开源中国背后的三位领导首次同框直播,进行了一次“口无遮拦”的脱口秀式分享。三位老板毫无官腔,超接地气的发言让观众直呼 Gitee 的领导办公室简直是“开源界的德云社”。

马越:开源中国 CEO,海归精英程序员,拥有开源情怀的知识分子,曾为开源中国最高个人负债 1.8 亿,负重前行的理想主义企业家。

徐勇:开源中国 COO,务实派老大哥,王牌销售出身,为公司资金问题操碎了心,官方唯一指定带恶人,自称对开源没什么情怀。

红薯:开源中国创始人兼 CTO,搞笑担当,自称永远 19 岁的浪漫主义程序员,不想打工的开源爱好者,强者发型,开源界罗家英。

李彦成:Gitee 技术总监,年轻帅气主持人,颜值担当,技术实力远超主持水平。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三位性格迥异的老板在主持人的“威逼利诱”下都聊了哪些话题! 

话题 1:Gitee 的起源:究竟是不是抄袭 GitHub ? 

话题 2:震惊,Gitee 竟差点被 GitHub 和 GitLab 收购!?

话题 3:Gitee 近期的审核风波到底咋回事? 

好家伙,这些真的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Gitee 是不是抄 GitHub 起家的?

主持人:说起 Gitee 的起源,网上有一些人说咱们在抄 GitHub,对此薯哥是怎么看的?

红薯:GitHub 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也可以说是目前最优秀的开源平台,不管是从数据还是从产品各个方面,我相信没有人会对此有任何的异议。

我们在早期的时候想为大家提供这么一个代码托管的服务,这种服务也不是到处都有的,当时全球也就 GitHub 这么一家,其他的都是一些基于 SVN 等上一代技术的产品,所以说,我们在早期的时候的确是做了一些 —— 说好听点是借鉴,说不好听的,我们就是先抄再说了。 

在前几年的确是这样子的,但随着用户的增长,我们在原来的基础上开始为国内的开发者推出一些小的创新改进,让他们使用起来更加习惯。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老程序员,每天把自己的代码放在上面,也有自己的使用诉求。 

所以说我们后来开始做了很多和 GitHub 有差异化的工作。

说起来最近这两年反倒是 GitHub 从我们身上借鉴了一些东西(笑)。自从上次 GitHub 的前任 CEO Nat Friedman 到我们公司来参观了一下 —— 我记得正好是 GitHub 全球宕机 24 小时的那一天 —— 他本人就在我们公司交流。因为那时候我们还是一种合作的态度,所以我们基本上把所有我们所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后来我们发现,他回去以后,GitHub 好多新出的东西都是当时我们 Gitee 上面的创意…… 

所以说我觉得这没有任何问题,大家互相的学习借鉴,也挺好。 

就目前来说,其实我们一直在做一些比较符合国内开发者习惯的功能,比如说我们最近可能很快要上一个贡献者协议的集成功能,让大家更便利一些,不用去跳来跳去到各个网站上去收集整理这些协议。 

然后我们在企业管理这块,其实是做的比 GitHub 要强很多了,因为 GitHub 的企业版基本上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协同工具,而我们做的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企业协同开发环境。

马越:我补充两点。就对于抄不抄 GitHub 这件事,我是这么想的。

第一,咱们做开源的目的就是普惠,越多的人来使用我的代码,我们就越开心,对吧?而且我们开始没有太多的利益诉求,就是一个普惠、利他的目的,所以我们学习 GitHub 有我们的必然性。学习它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用了 9 年时间,让我们 Gitee 上现在有了 800 万用户,有了 20 多万个团队,有将近 2,000 万个代码仓库。 

这一件事坚持 9 年到现在,我们每天还有超过 1 万多个新增注册用户,超过 2 万多个新增代码仓库,这件事抄不抄不重要,这样的市场规模表明我们用户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过去 9 年我们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中国开源生态的一个技术载体。 

一些人提出这种抄不抄的问题,我觉得对我们来讲是个伪命题,我们在意的只是能不能让绝大多数中国的开发者受益,这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观,这一点我们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也以有 GitHub 和 GitLab 这样的友商为荣。因为无论如何他们是开源的先行者,或者说领先者。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一路走来也有我们的后发优势,也就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继续走出我们的 Gitee 特色,所以我们对他们表示尊重。换句话说该学习的,甚至一些该抄的未来还得抄。

第二点,我们很骄傲地发现,其实 Gitee 走到今天,比如 Gitee 指数,比如我们的 CopyCat,比如我们的许可证指南,比如我们的木兰协议的引导功能,我们的代码悬赏功能等,都是我们自己的创意。你会发现 GitHub 他们也抄走了一些我们的功能。一方面这些功能之所以会有,还是那句话,开发者有需求,是开发者让我们做的。另一方面,我们也完全不在意给他们去抄,我们也欢迎他们去抄,因为无论是他还是我们都是全心全意为开发者服务就好,不用纠结抄不抄的问题。 

徐勇:我再补充一点,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不要局限于一个方面。其实现在 Gitee 的影响力已经走出国门,到目前为止,Gitee 每天有大概 25% 的流量来自于海外。

震惊!Gitee 竟差点被 GitHub 和 GitLab 收购?

主持人:之前有传闻说 GitHub 和 GitLab 都有想收购 Gitee 的念头,马总和徐总能否给大家揭秘一下?

徐勇:我先说 GitHub 的事,这件事我是亲历者。 

2018 年的七八月份,微软收购了 GitHub。Nat Friedman 这个人是个美国白人精英,他在之前做了一个非常成功的框架(Xamarin),后来把这个项目卖给了微软,他就是这么被微软收入麾下的。然后微软觉得他在开源方面能力很强,就任命他做了 GitHub 的 CEO。 

当时他们一行来了三人到访我们公司,除了 Nat 以外,还有当时的 GitHub CTO,现在是 GitHub 的新 CEO —— 一个小个子的德国男人,有一口浓重的德国口音,跟红薯一样头发不多,可能比红薯多一点点。

还有一位女性当时是 GitHub 的营销副总裁,一共三个人来访。

Nat Friedman 听我们讲了 1 个小时,讲完之后,因为他们时间很紧,一天就要拜访 6 个客户,在我们这待了两个小时,结果出门往外走的时候,就当时的 CTO,现在的 CEO 小个德国人,他名片还在我这,我一下忘了名字,好像是 Thomas Dohmke,他就突然问我:“你们公司卖不卖?” 

我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只记得当时我回答的好像很没有骨气(笑),我当时大概是说:“这个事我们没考虑过,但是 everything is possible!”我给了这么一个回答,因为没有人想到当时人家会对我们这个小公司感兴趣,你知道吧? 

结果紧接着这个事情以后,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坐专机到中国来访问,然后从北京机场直接到望京那个地方,在中国一共待 6 个小时,其中有半个小时还是 15 分钟约见了开源中国,就红薯和马越两个人去见了他。Nadella 如果你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现在看看红薯,就镜头上的红薯稍微再抹黑一点,Nadella 长的就他这样。

然后 Nadella 见了红薯他们十几分钟,还给了他的助理的电话,就说回去再细谈。 

再后来收购开源中国这事好像也就没有什么下文了。当然后来微软跟我们也保持了很多的联系,可能他们的战略还有什么需要,但是看我们也从来不提这事,也不怎么积极,这事也就算了。这是我们跟 GitHub 的一个缘分。

马越你讲讲 GitLab 的事。

马越:我们跟 Satya Nadella 还是聊了很多,然后他让我多跟 Nat Friedman 聊,我就觉得咱们当年还没贸易战这事儿,而且发工资又那么难,如果能抱个大腿也挺不错。

可是出售公司这事儿恐怕也不一定现实对吧?因为一下就没了在中国市场的中立地位。所以当年说实话对这件事也是有一搭无一搭,再后边和 GitLab 就是 2019 年的事了。 

2019 年初的时候,我们公司开始找融资,当时我觉得咱们这生意可能国内的资本不一定看得很清楚,没准海外资本对于这种开源的,特别是平台型的生意会更有建树。 

所以 2019 年春节前后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美国和各种投资人见面。最有价值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一段就是 2019 年 2 月 14 日,情人节,我敲开了旧金山米林顿市中心第一高楼 —— 就是那座新闻上变歪的楼 —— 千禧大厦的一间房门,一进门是一个挺大的公寓,进门就是在起居室,墙上有 6 块大屏幕,接待我的是谁呢?他的名字我至今也没法读,因为他那名字里边没什么元音,全是一串字母,简称 Sid —— Sid Sijbrandij。 

这个人就是 GitLab 现在的 CEO,他是个荷兰人,当时他就跟我说:“我们都是远程办公的,全世界有 600 多人,你看我指挥全世界就靠这 6 块大屏幕。”我当时还拍了个照,挺好。我们两个大男人相见甚欢,然后他就看了一下我们整个 Gitee 所有的这些东西,包括我们的公有云网站,私有云的产品计划等等。 

那一天我和 Sid 俩人颇有惺惺相惜的意思,然后他说:“咱俩加在一块去对抗 GitHub,我做工具我有信心,可是在公有云上的影响力我没戏。从公有云和开源生态来讲,你现在已经全世界第二了,要不咱俩合了吧。

要怎么合呢?那老哥挺有意思,绝对的工程师做派,连上市 IPO 这件事都要精确到某年某月某日,他在 2019 年 2 月 14 日就跟我说:“我将于 2021 年的 11 月 28 日上市。所以说你看我给你一个 offer,咱们换股,一块跟我在美国上市,怎么样?” 

我当时还是没有答应。 

回来之后我就跟老徐、红薯聊,咱们可能错过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财富自由的机会,因为当年如果从了他跟他一换股,他上市的时候,大家看看 GitLab 的市值,它上市的时候市值有多高。 

徐勇:他们现在跌得很厉害,跌得也就剩个零头 50 亿美元,当年 200 多亿美元。

马越:50 亿美元,如果当年卖给他,我跟老徐、红薯到现在也财富自由了吧?

那么当年为什么没卖给他? 

是因为当年我们已经准备承担一些国家的重要项目了,然后跟有关的部门领导聊,说在中国这样一块开源开发者的热土,我们都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做到今天已经不是过去那种闷头一个人在战斗了,一件事做对了,会是得道多助的。我们国家的投资人,大型科技企业,更多的本土开发者,都会支持我们,所以我们还是要在中国保留这个火种。 

所以我们当年一考虑还是决定根植于中国,还是希望能做点我们更得心应手的事儿。

徐勇:老马你这属于瞎说!你这属于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事我说说我们当时为啥拒绝了 Sid。 

第一,咱当时在国内的确有投资人给咱拿了一个比 Sid 更高的 offer,Sid 的 GitLab 当年扎克伯格的 Facebook 给他投了 1 亿美金,其他资本投了 1 亿美金,所以他当时估值 10 亿美金,他给咱 10% 只有 1 亿美金,1 亿美金再换算一拨人民币。但是国内有人给咱估值 13 亿给咱投资,从钱上来说折一半,对吧? 

再一个,老马咱们回过头来看,核心问题一方面是它当时估值没那么高,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是他提了一个额外条款 —— 要求开源中国的团队,把公有云全部换成他的,私有云所有产品代码全部放弃,全部使用他的,这一点等于是让咱们“交了枪”了,所以咱当时就直接拒绝了。

全场焦点:Gitee 近期的审核风波

主持人:最后我们进入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近期的仓库审核事件。这件事之前也上了知乎热搜,甚至有很多的 B 站 Up 主做了一些视频来解读这个事情。比如说那张传得很火的 “Gitee 办事大厅”,我想请薯哥出来聊聊这个事。

红薯:是的,5 月 18 日这一天,我们做了一个让我们自己痛苦万分的改动,真的是痛苦万分!

相信大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从那天以后,在 Gitee 平台上面,如果一个项目要公开让所有人都访问得到的话,需要我们进行人工审核。

我们现在总体的代码仓库有将近 2,000 万,其中有 1/3 是开源的,就相当于有 600 万的仓库是可以公开访问的。这个存量本身很大,整个审核的形势非常严峻。所以我们这次的改动对大家来说,会觉得第一是很突然,第二是非常激进。

但是并没有像某些媒体说的,下架或者删除仓库 —— 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们的改动具体是这样的:首先原来的私有仓库不会有任何变化,私有仓库是大家各自的仓库,我们自己的开发人员也是没有权限去处理的,我们也不会做任何的动作。 

其次,一些已经被审核为优质类的开源项目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包括我们经常使用的主流开源项目,GVP 项目(Gitee 最有价值项目),以及我们的内容编辑推荐加星的项目,这些项目我们都提前做好了处理。

除此之外,其他的仓库就需要仓库作者在仓库的编辑页面里,去提交一个公开仓库的申请,然后我们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审核这个仓库是否适合公开。审核的时间最慢是 24 小时能审核完,其实我们最近这段时间处理下来,基本上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就能审核通过。 

那么我们审核的究竟是什么呢?主要是一些敏感的内容,比如发布非法的软件,涉政的言论,涉黄的图片或视频等,只有这些违规的仓库,我们才会对它做“不予公开”的处理。实际上 99.999% 的仓库都不会受到影响。 

这些违规内容的量还算很少的,但是它们一旦出现就是一个非常要命的内容。这基本上就是一只苍蝇坏了一锅汤的问题。为了杜绝这些内容,导致了很多正常的用户受到影响。 

我本身作为一个开发者,包括今天在座的 4 位有 3 位都是开发者,我们也知道这么做对开发者来说会非常痛苦,非常麻烦,同时我们公司在这件事情上又需要投入额外的成本,这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件毫无收益的事情,我们是非常不愿意这么做的。 

接下来我们希望能通过技术手段来尽量降低审核操作对大家的影响,预计大概再过一两周时间,整个审核的过程会变得对用户来说基本上是无感的一个过程。

因为我一直也在关注整个社区和外界的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也看到很多程序员写了挺好玩的段子,大家确实非常有才。 

在这里我非常感谢大家对 Gitee 平台的关注,当然也有一些媒体用了一些不太准确的表述,这里我还是要做一些澄清:

第一点,不存在开源项目下架的说法!只有极个别的涉及到一些政治,或者是涉及到一些严重违规的,触及到红线的东西,才会导致仓库本身直接就被封掉,这个数量是极少的。其他的比如说图床,我们会限制公开,但是仓库作者本人实际还是可以访问得到的。 

还有一张传的挺多的图片,说有一个人写了一段代码,其中有一个函数叫 saveDate,就会被当成 “AV ”类的违规信息不予发布,这个已经跟大家确认了很多次,绝对是假消息!发布这个消息的作者也已经跟我们道歉了,这纯粹就是他个人因为好玩发的调侃。

关于这次的审核事件,作为一个在开源领域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程序员,我想分享一些我个人的看法,仅供大家参考。 

最近这十来年,我们经历了互联网发展非常迅猛的时期。从前我们都是从报纸,从电视上去获得资讯,而现在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我们获取各种各样信息的不二渠道。从我们早期看的文章,然后开始有图片,再到现在各种各样的短视频、长视频。但无论是什么形式的信息,只要是公开的,都会受到审核监管。当这种审核延申到代码上时,作为程序员我们一开始会觉得无法接受,我非常理解这样的情绪。 

另一方面,开源一直以来都在倡导一种开放、自由、协作的理念,当这种理念与我们遇到的这种集中式的审核相悖的时候,抗拒的声音肯定是会非常强烈的,这也是大家对这件事反应如此强烈的因素之一。 

第三点,最近这几年来,我们注意到整个世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疫情的冲击,中美的关系等等。与此同时,软件技术也经历着高速的发展,各种新兴技术层出不穷。但我们回过头来看,开源本身自其诞生至今二三十年来,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包括各种各样的开源许可证,虽然也有一些新的许可证出现,但它们本质上也是在 Apache 等传统许可证基础上做一些小的改动而已,并没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就形成了这样一种矛盾:这个世界在非常激烈的变化,但是开源的定义、规则、理念则一直没怎么变。 

二三十年对于一项技术,我们可以说它已经算是比较老的技术了。那么已经诞生二三十岁的开源,究竟还能不能适应今天整个社会的发展和变化,这是我脑袋里面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如果说它可以适应社会的变化,那么为什么最近几年会产生那么多关于开源许可证的争议?比如说云计算跟开源软件之间的矛盾,比如说一些开源厂商更改开源协议的事情,比如说我们今天遇到的无可奈何的这种审核约束,比如说开源平台会对一些国家和地区去做限制等等。为什么开源在今天会出现这些问题? 

如果说它不能适应,那么我们应该从什么地方去改变它,让开源更加能适应当今社会的发展呢?

在今天这样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我们的开源应该如何发展,这是我想给所有开源爱好者抛出来的一个问题,我本身是没有答案的,我觉得大家可以一起来思考一下。

当然,我觉得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我本人依然坚信开源还是会越来越好,在中国也会越来越好。

马越:刚才我看红薯可能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有一种“前进中要暂时后退一步”的感觉。而在今天这样一个百年难遇的政治经济环境下,无论如何是需要我们民族凝聚力最强的时刻,是需要让我们每一个开发者都要空前团结的时刻。 

红薯刚才说的问题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思考的,如何一起去建设我们本土的开源生态,直至让它走向世界。所以看在我们过去九年如一日,对大家的这份诚意上,请想要分享代码仓库的大家打两个勾,花一分钟时间写一下自己的 readme,而我们一定会尽快的完成所有的审核。 

同时我也特别呼吁广大的开发者们,帮我们传递正能量,抵制这种“一颗老鼠屎坏一锅粥”的事情,给大家一个纯净的代码平台。请大家理解,不要再传播一些负面的情绪,造成某种意义上我觉得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真的是拜托了。 

徐勇:我觉得开源中国应该是在代码托管领域最后的一个堂吉诃德,我们全公司就是一个堂吉诃德,但是我不希望我们成为一个人在跟风车搏斗的堂吉诃德,我希望我们背后有广大开发者的支持。 

西方有句著名的谚语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开源中国既然走到今天,已经成为大家共同的精神家园,成为国家重要的基础设施,我们的责任我们自己就得背得起来。 

我们今天面临着中美技术脱钩这样的环境,今后“科学无国界”是不是还存在我们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我们中华民族是世界上一个有着 14 亿人口的庞大经济体,还有这么多海外华人,我们一定能够建立一个儒家文明的技术共生体。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觉得我们每个程序员都需要一点使命感,不要再干一些像马越说的“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每个人要为自己的代码负责。

Gitee 未来何去何从?

主持人:Gitee 以后的发展有什么规划?未来该何去何从?

马越:我们的目标还是希望给大家一朵完整的“开发云”,把软件工程彻底云化。

过去大家可能更多的是拿开源的工具来混合使用,比如用 Redmine 来管项目,用 GitLab 来管理代码,用 Sonar 来做代码质量,用 Jenkins 来做 CI,用 Nexus 来做 CD 等等。 

开源中国走到今天,想要给大家一个“All in One”的解决方案。首先整个的 Gitee 是软件工程开发平台,包括我们提供的代码文档,以及未来即将上线的测试功能。即在一个平台完成从开发、文档到测试、部署的全部工作,无需在不同工具之间跳来跳去。 

第二点,未来将更加强调我们的开放能力,所以我们会有插件市场,我们会有 open API,保证无论是来自其他大厂的,还是任何对开发者有益的工具都能非常便捷地联通起来。 

第三点,无论是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华为云,甚至包括海外的 Azure、AWS、Google Cloud 等等,我们都一定会支持。

总而言之,Gitee 未来的走向可以概括为:“All clouds for all developers”—— 我们为天下所有的程序员提供所有好的云服务。这就是 Gitee 未来的走向 —— 打造一个 All in One、开放的一体化软件工程云平台。 

直播详情查看:https://gitee.com/activity/9th/

展开阅读全文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