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摇滚开源人CC:热爱足球音乐,亦是工业互联网生态构建者!

2022-04-01 11:00 https://my.oschina.net/qcloudcommunity/blog/550655 腾讯云开发者社区 次阅读 条评论

 

嘉宾简介

 

范维肖,网名 CC,现任 Allegro 熹乐科技 CEO,腾讯云 TVP。1998 年开始做开源 BBS 产品,2006 年加入 CSDN,后曾作为首席架构师负责飞信 SNS 业务。2011 年进入移动互联网领域,打造社交音乐 App、音乐版权交易平台等。2019 年起,创立Allegro熹乐,打造开源低时延边缘计算框架 YoMo,为行业提供物联网 IoT 开源实时数据计算框架,并参与了中国工业互联网相关标准的制定,致力于推动云计算和边缘计算生态的融合。

 

前言

 

中国互联网经过 20 余年的发展,早已与当年大不一样。但在这变革之路上,无论是从 PC 时代到移动互联时代的转变,还是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升级,技术人员的赛道选择却永远是亘古不变的话题。在产业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当下,技术人应该如何尽快适应时代浪潮?应该如何调整自身,寻求转型突破?而在这变化中,又有哪些该是不变的坚守?2022 年 2 月,国内低时延边缘计算企业「Allegro熹乐科技」宣布获得 300 万美元天使轮融资,踏上了加速发展的快车道,而作为该企业创始人,也是腾讯云最具价值专家(TVP)的范维肖老师,将从自身经历出发,为你带来一场关于赛道转型与物联网生态的专业解读。

 

资深程序员的转型之路

 

“我觉得一个新技术的出现一定是会让人们看到革新的。但是,我们总是会在短期内高估技术的影响,却会低估技术在长期内带给我们的价值。”

提起范维肖,很多人可能更熟悉他的网名「CC」 。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阶段最早期的一批参与者之一,CC 可谓是跟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一起成长起来的。

1998年,还在念高中的范维肖就对互联网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忆起当年的经历,他的言语中透露着自豪与骄傲,他提到 “当年我最初关注起互联网,是从电脑报的杂志上看到了关于编程的东西,当时就开始觉得 Web 非常吸引人,同时开始学习 ASP 的技术,做在线论坛。到了 1999、2000 年左右的时候,国内有非常多的 ASP 语言写的 Web 的论坛都是我做的。就是这段经历,又促使着我后来开始给各种各样的论坛写插件,一直到 2006 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做 CSDN 开发者社区。”

但从大学毕业后,范维肖的互联网之路不再像之前那样“一成不变”。骨子里的冒险性格也在促使着他一直在寻找最有前景、最有挑战性的技术领域去突破。

博客论坛我当时一直在做,直到 2008 年社交产品出现,我当时就加入了中国移动飞信项目开始做中国的社交网络。2010 年后,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我也非常坚定地跳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洪流里。当时我们就认为,IM 的未来一定是在在移动互联网里的,还有音乐也是这样,音乐流媒体应该具备社交属性,应该是放在人的口袋里的。所以我就开始出来自己创业,陆续做了手机端的 ARM,还有社交音乐项目,后来又做了 To B 的音乐版权交易平台,AI 平台等等产品。

到了 2015 年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大的转折,有过三次创业经历,并且当时我最想做的产品也成功在创业板上市了。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只关注技术和产品,很多东西都还不懂,但是技术要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时候,它一定是要综合多种因素的,整个经济、商业结构都是需要关心的。所以 2015 年的时候,我也参与创立了一家 VC 公司,希望能够换一个角度去理解技术创业,去学习和理解更多技术和商业化之前的关系。

2015年之后,伴随着我对这个行业越来越了解,所看到的角度越来越多,我也开始注意到了中国的 To B 市场飞速成长的事实。我当时在想,如果能将技术变成一种数字化的方式,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助力,我觉得这对我的人生是一个更有冲击和挑战的事。

所以在 2019 年的 3 月份,我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创立了熹乐科技,我们当时看到的是云计算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过程当中连接了全球 70 亿的人口。同时,物联网领域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也在出现,这是一个几百亿的设备连接。这些数据的产生需要被实时地计算,需要被存储。今天的云计算我们认为将来一定会有溢出,目前它是无法满足未来需求的。所以我们瞄向了一个叫边缘计算的市场,这是整个熹乐科技在做的事,在今天我们用边缘计算服务物联网 IoT 相关行业。

在不断地寻求突破的过程中,范维肖也经历了从架构师到 CTO,从 CTO 到投资人,再从投资人到 CEO 的转变。每次身份的变化,带给他的,都是对所从事行业与自我事业发展的一次全新审视与思辨。曾经在参加TVP技术创业闭门会时,范维肖曾提到“技术人是猎人,CTO是酋长,CEO是国王”,而如今,面对三种身份他如何权衡的问题是,范维肖坦言:

我觉得比较让我兴奋的是一天的三个状态,早上起床的时候你要像 CEO 一样的去思考所有的问题,晚上大家都下班了,你要像 CTO 一样的去回顾、复盘整体问题。当关了办公室的灯,半夜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夜晚的路灯,看着天空的繁星,你还要跳出你是公司的一员,从外部的视角再看待自己在做的这个事和这个行业的变化,来纠正自己,每天三个视角三个身份的不断转移。尽管每天都是在纠结和怀疑中睡去,但是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种自省,仍能使我特别坚信地继续向前迈进。

在范维肖 20 余年的互联网生涯中,中国的互联网技术也在不断地升级、迭代,一个又一个的风口轮番出现。面对这些新兴的风口,该如何抉择?作为赛道选择“过来人”的范维肖,也提了十分中肯的建议。他认为:

我觉得一个是新的技术的出现一定会让人看到革新。但是,我们总是会在短期内高估技术的影响,却会低估技术在长期内带给我们的价值。往往在市场环境里面,大家总是今年热 AI,明年热代码,一个风口接一个风口的来。但是技术真正的落地是需要上升期的,当热度到达高点的时候就会开始慢慢下降,但是它的成熟度、参与的人以及产业对它的接受程度这时才会慢慢出现。在这个时期后,再经过三四年这个行业才会真正地成熟。

像今天的 AI,2015、2016年的时候非常火,大家都在求。今天 AI 这个词没有那么热了,但是 AI 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各行各业。近两年的疫情,AI 就起到了非常多的作用,不管从医疗品的制造,还是从健康码到疫情的追踪,都能看到它的价值。

我自己是认为新的技术需要更长期的时间来陪伴他,而更长期里面需要不断地融合新的技术,把技术的价值转变成商业的价值,为这个社会服务。与此同时,也要把技术跟整个行业的上下游都要连通起来。让技术变成无形,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把它表达出来,其实这也是国家在提的数字化转型,我认为数字化的转型就是再也没有数字,大家感受不到数字化,因为一切都会让人很流畅地去接受。

2019年,范维肖创建了Allegro 熹乐,在中国产业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当下,范维肖自然敏锐地捕捉到了国内物联网 To B 市场的未来前景。他所提出的“构建全行业数字化生态链”的愿景,也正在促使着他向着未来稳步前行。

 

做工业互联网的生态构建者

 

“今天借助于数字化我们可以把工业流程中的各个核心环节全部连接起来。连接起来的整个工业互联网生态链,对社会的价值才是最大的。”

作为目前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对于中国工业互联网的未来发展,范维肖可以说是充满了信心。而作为工业互联网生态构建者,他也在与更多工业企业的联动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不仅担任了腾讯云 TVP,更与腾讯云展开了越来越多的深度合作,在过去几年间,他的企业与腾讯云一起在大型的工业企业中有超过 4 亿人民币的数字化转型工作落地。针对这一合作,范维肖也提出了殷切的期盼。

在加入到腾讯云 TVP 组织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我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力量,在过去的一年,我们 YoMo 跟腾讯云 TVP 的 5 个合作伙伴一起合作的产品,现在已经落地到了工业服务中。这些合作使得我们能够帮助众多工业企业在交付他的工业数字化时,成本降低70%,这在工业行业中是非常难做到的,这也是任何一家公司自己难以完成的事情,这是大家的分层协作换来的。特别期望在未来的时间里能跟腾讯云 TVP 和工业这个小生态一起,去融合更多的解决方案,更多的数字化的协作,能够为更多的工业企业带来更多的助力和赋能,共同构建起一个完备的工业互联网生态。

在之前的 TVP 技术创业闭门会中,范维肖也同样在分享时重点谈到了关于「生态」话题,他当时提出“在一个企业中,CEO是国王,而国王更应该在乎的是一些疆域、版图等更宽大的内容,更关注的应该是整个行业生态应该如何构建。” 落地到工业互联网中时,范维肖再次谈到了生态的话题,面对“工业互联网的生态建设应该向何处去?”这一问题,他也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我认为,工业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在国内还是非常地火热,但是,随着跟工业企业这两年的深度交互,我们越来越多地感受到整个大的生态结构里面,通过数字化去融合进去的成分还是太少了。今天我们应该用数字化的手段把他们都连接起来,进而更高效地表达出来。我认为这是数字化对于传统行业已有的一个很大的价值,我把这个事叫存量市场的数字化优化。借助于数字化,能有新的组织方式、新的管理方式、新的协作方式。这是能够提升整个行业效率的举措,这一点我觉得除了数字化,用其他的方式很难做到。

第二点,就是因为数字化带来了新的手段,比如说工业质检、设备的预测性维护等,这些都能借助于技术手段将数据的价值表现出来,这给工业行业带来了一层新的机会。之前工业里的人不知道的事,可以通过大数据量化了。之前只能通过经验和猜测看天吃饭的事,变成了用机器学习去预测未来,这是机器学习能够带来的新的东西。

最后一层如何借助数字化的能力,使得我们的业务进一步升级,之前生产和销售是两个割裂的环节。而今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借助于微信这样的平台,非常直接地触达最终消费者。作为一个工业企业,你可以非常快地判断你的消费者喜欢什么,迅速收集反馈,形成一个非常好的正向反馈循环,进而不断地去加速新品的研发过程。中国有一个超大的内需市场,我们在内需市场中借助于数字化的手段能够很快地加速循环,这也是我们看到的数字化的价值。

因此我认为,今天借助于数字化我们可以把整个工业里面的各个核心环节全部都把它连接起来。连接起来的整个叫工业互联网,这个完整的生态链对社会的价值才是最大的。

同时,在技术层面,范维肖也提出了自己的期待,他认为:

工业在中国是需要更丰富的 PaaS 层服务的。因为中国的工业企业数字化进程普遍都起步比较晚。而今天在工业领域上层还没有丰富的 PaaS 生态,各家对自己的业务理解也都不一样,每一家在自己的行业中的位置和压力都不一样,所以各家对自己的数字化进程都有独特的方式。在这个场景下,就很难有几款普适的 PaaS 产品能够规模化地服务市场。

现在我们看到一个变化,越来越多的工业企业自己也有研发实力,都有 20 到 50 人的研发团队,核心的应用他们自己都可以做,但他们缺乏更多的配套服务。而反观我们的互联网科技行业像云计算、SaaS、PaaS,分层非常清晰,在每一层上都有可以结合的点,虚拟化、容器,甚至整个成熟的 SaaS 生态,大家可以分层而至,每一个人都专业地去做自己这一块,整个行业就是非常结构化的,大家能够协同在一起。

现今的工业行业就像是一个个垂直的烟筒,我管这个行业叫大风车模式,你去一片很美丽的草原就是一个个孤立的大风车在这里,如何将他们有效地连接起来,我觉得这是现在亟待解决的问题。云提供了硬件,SaaS 也要加速提供软件和开发者的服务,这样这个生态才能变得更加的良性和高效。

作为国家级的重点战略,工业互联网、新基建的发展也在国家层面不断受到重视。自中国 2035 年远景规划提出后,国内工业互联网建设更是加速迈向快车道。在这一背景下,注定未来几年的国内工业互联网会呈现井喷式的发展样态。针对工业互联网的未来,范维肖同样抱有极其乐观的期待。他提出:

过去几年在国家和政策的强力推行下,我看到自动化在这个行业里面推广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是一个数字化很好的基础,有了自动化之后我们就可以有很多地方可以采集数据,把以前未知的事变得已知了,非常好的基础。

而自疫情爆发以来,众多工业行业进一步意识到了数字化的重要意义。2020年,我们看到很多工业企业上下游产业链都遇见了问题。而在重建整个工业链的时候,大家都在借助数字化的手段来完成。这时大家都会发现,数字化的手段是如此地高效。我认为2020年可以称作工业开启数字化的元年。

再加上现在我们中国对疫情的控制非常好,内需市场蓬勃发展,这也带动着工业企业继续大踏步地往前走。而且,从整个的行业发展来看,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2023、2025 大家都认为这是两个重要的节点。到 2025 年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很有可能占到全球整个工业互联网的 25% 以上,这是一个新的增长期,我个人也非常看好这件事。中国在这一点也是有着非常强的优势,我们现在在全球处于生产的核心环节,工业制造数字化的提升速度也很快,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大数据和 AI 技术从应用的角度来讲,在全球是领先的。

所以种种这些我个人看好的是未来 5 年是一个非常高速的成长期,会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技术的溢出到工业里面来。我非常看好工业互联网的未来。

 

非典型程序员的技术坚守

 

“在技术行业里面,一定不能离开一线,一旦我们离开一线的时候,就像把脚从水里拿了出来,再也没可能感知水温了,只有把脚放在水里,才能及时感知技术的变化。”

在中国众多的技术人员中,范维肖绝对是属于资深的那一批。无论是其所涉及行业之广,亦或是所从事的时间之长,都在互联网圈中极具代表性。但对很多第一次见到他的人而言,却都会被他与传统程序员不符的外表惊诧到。

作为一个热爱足球和音乐的技术人,范维肖的身上带有一种明显的「摇滚范」,飘逸的长发和健谈的性格,使得很多人都会误以为他在从事文艺类工作。而如今随着开源YoMo在物联网IoT领域不断地推进,范维肖也走出办公室,开始越来越多地去工厂进行实地探访与考察,他曾对我们戏称目前又多了一个“车间男工”的身份。但当我们问到他,在如今众多的身份中最喜欢什么哪一个时,他仍会不假思索地说到:

我自己最喜欢的角色还是程序员,尤其是当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可以打开电脑去写代码的时候。最兴奋的时刻就是当我去看邮件,看到有社区的人给你提出我想要这样的需求,我觉得我们应该这样去改代码。你跟每一个社区里的人去沟通,下一个版本我们这里这样做好不好,然后别人的产品你也会去提意见,往上去贡献内容。每天的这两三个小时是我觉得这一天中自己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完全忘我地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因为我写了20年的代码,我认为作为一个技术创业者,在技术这个行业里面,一定不能离开一线,一旦我们离开一线的时候,就像把脚从水里拿了出来,再也没可能感知水温了,只有把脚放在水里才能感知技术的变化。同时,我一直认为知觉来自于感觉,感觉来自于实操,实操来自于你在一线处理问题时遇到的点。

所以这也是造成了我每天需要很长的工作时间,每周总要有 10 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看新技术、研究新技术、测试新技术。而这一段的时间也是最快乐的时间,因为没有人打扰,完全沉浸在你自己很专注的事里面。

作为热爱程序员这一身份的资深技术人,范维肖也对于当今新的年轻技术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我还是挺建议能够去看一些底层的东西,像我们刚开始接触编程的时候,开发工具不多,开发语言也少,相关的文档资料也就很少。所以很多问题遇到的时候,你是没法去问的,只能自己去研究,这使得那个时候我们看到很多老程序员都能够建立自己的去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案。比如我看到这个框架不好了,我找到他的核心问题是这个,我会想的是我该如何聚焦这个框架。而今天我看到的一个不太好的现象,大家发现有问题的时候就会去问,问了之后去等,没有人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我们就绕过去了,这样长时间下来我觉得大家会离技术的核心会越来越远,这不利于去建立一个解决问题的思路,更不利于去让我们创新。

今天的云计算、开源都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好的开发者工具和开发者底层技术实践经验,大家可以学一个月,然后就能做很好的产品出来了,这是今天技术世界的优势,但是另一面,就是我们再去创新的时候,整个思维过程就会断掉。如果今天这个行业也慢慢地变得有一些功利了,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可怕的,做技术还是要去创新,还是要看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然后建立自己的一个解决问题的技术思维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事,而这些事是我们的课本上很难学到。你在每天的工作过程当中,你的环境也不会带给你这些,这是需要很强的自驱力和对代码的热爱才能走下去的。

所以我也希望大家首先就是永远不要停下创新;同时,一定要胆大,不要过度关注眼前的风口,要更喜欢去做长期的挑战;另外,一定要把握非共识,往往在社会的非共识体系里面的东西,一定要花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它、学习它、研究它,这是我觉得三个非常重要的点。

而在产业互联网飞速发展的当下,我也希望 10 年后有更多新的科技出现。中国有众多优秀的技术人,这么一帮优秀的人,聚在一起去做的技术一定能够遍布全球,服务全球。同时,我们也在想改变现在这种 Cloud Centric 云架构的模式,我们认为全球只有一个 Region 应该叫地球,那么这种分布式的云(geo- distributed cloud)它是更高效的、更便捷的。也特别欢迎喜欢创新的朋友们一起加入熹乐科技。

 

寄语TVP

 

作为腾讯云最具价值专家(TVP)的一员,范维肖始终关注着技术生态与行业数字化生态的建设,始终在此之中践行着自己的努力。在采访的最后,谈及腾讯云TVP,他也送上了自己最真挚的祝福。

我觉得 TVP 大家庭特别的温暖,也非常的包容,我很期望能跟 TVP 大家庭一起,把 TVP 的活动办到更多传统企业当中,一起为这些传统企业传递数字化的理念、数字化的方案、数字化的案例。我更希望我们能一起在未来的几年里面走遍全国,真正地做到用科技影响世界。

同时,我也特别期待我们能够真正突破技术人这一层,在行业中去融合、引入,大家一起去完善这个生态。真正能够做到把工业的核心元素全部都融合起来,以数字化的方式去表达。这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组织不断地推动,长期来支持这个事,我特别希望腾讯云 TVP 能够往这个方向去进一步助力。

 

展开阅读全文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