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技术杂谈 > 正文

程序员逆袭 CEO 总共分几步?

2024-03-11 21:00 https://my.oschina.net/u/6852546/blog/11046868 颖欣 次阅读 条评论

2024年,是充满未知和挑战的一年。AI 的发展日新月异,已经有人用它来写代码了,啥时候会替代程序员,可真不好说。另一方面,程序员扎堆的 IT 互联网行业却进入了平台期甚至下行期,降本增效成为行业主流,裁员缩招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种前有狼后有虎的年头,作为程序员,又该何去何从?

程序员的职业生涯,真的只能走到35岁吗?我们该如何做,才能夯实自身,提高替代难度?对于有创业梦想的人,又该如何规划,才能穿越牛熊,逆流而上?

《开源漫谈》新年特辑,OSCHINA【开源漫谈】特地邀请了观测云创始人兼 CEO 蒋烁淼,来分享一下他从程序员转型 CEO 的经历,给2024年想发大财的各位一点经验参考,助力大家实现每一个梦想。

嘉宾简介:

蒋烁淼,80后,二次元爱好者,技术宅。0经验创业,现在是观测云的 CEO,带领200人左右的团队。

观测云是一款现代化的监控观测产品,是用一套平台整合了包括基础设施,云原生,日志,应用开发等所需的全部监控观测能力的产品,目标并不仅仅只是在传统的面向运维的监控问题,而是希望提供一个统一化的数据平台,帮助企业的开发团队,尤其是 Devops 团队提升整体软件的质量和系统稳定性。大家可以直接访问 Guance.com 了解相关的信息。

 

01 早入坑

蒋烁淼接触互联网非常早。80后的他,从初中就开始玩电脑了。那时候的计算机是8086的那种小电脑,磁盘都没有四兆,上网还要到公安局去申请上网证才能上网。蒋烁淼算是中国第一代站长。那时候他玩《暗黑破坏神》,做了中国最早的《暗黑破坏神2》的粉丝站。当年 Windows 流行一种特殊的帮助文档结构叫 CHM,就是有人把他的网站扒了下来,产生的帮助文档 CHM,当时还在网上流行过一阵子。

大学毕业后,蒋烁淼去了运营商工作,做了不少稀奇古怪的项目。例如 P2P 客户端,在线直播,还利用卫星给网吧传过游戏和电影。做的事情非常杂。

2010年左右,蒋烁淼加入了创业的大潮。此时他毕业刚满5年。

蒋烁淼觉得,自己其实属于“被动创业”——被投资人忽悠创业的。当时他们利用网通的资源做了一个网盘业务,但他们所在的小网通被中国电信合并了,这时有一个 VC 出来说愿意投资他们。蒋烁淼当时懵懵懂懂的,也没啥想法,就到上海创业了,结果一路走到了今天。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当时创业环境的宽松。当时蒋烁淼只是一个0创业经验的新人,也不是什么大厂的高P,对他来说创业也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下,一个孵化型的项目,哪怕盈利模式还不明朗,想拿到投资也并不难。当时和蒋烁淼同期创业的公司,有一个还比较有名的,就是现在飞书的齐俊元。他们算是在一个孵化器里面创业的两个团队。在那个年代,能搭个网站就是高手了,门槛比后来2021年的高 P 创业潮要低得多。

 

02 选对位置

蒋烁淼做过的项目非常多:基础软件,游戏站长,还做过外卖配送业务,但是这些都没有成为他创业的选择,而且跟他现在从事的可观测领域大相径庭。可观测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大多数人还属于需要科普的阶段,那他是怎么选中这个位置的呢?

2009年,蒋烁淼接触到了云计算,也是阿里云刚刚上线时最早的那一批客户。他们当时在做的项目叫够快网盘,很早就已经用到了对象存储。蒋烁淼退出这个项目之后,开始了第二段创业,在云计算方向做阿里云的服务。做了几年之后,蒋烁淼发现,从生态位角度来说,要找一个刚需且有普世价值的场景,其实只有监控场景。云原生,包括 CICD 这些,其实刚需性没有监控那么强。

蒋烁淼心想,创业,第一肯定是要做你能做的事情;第二,你肯定要能做得比别人好,才有市场竞争力;第三,市场空间要足够大。综合下来,蒋烁淼选择了可观测领域。

“这是一个综合了商业和自己团队能力的共同决策,而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决策。”蒋烁淼说。

 

03 保持开放

一个人能够适应任何角色,他才能完成从程序员到 CEO 的转变。蒋烁淼认为,CEO 是一个很可怕的职业,要懂市场,要懂营销,要把控产品,要了解税务,等等等等。一系列的知识非常丰富,远超对程序员本身“专”的要求。

这么丰富的知识,就要求你要足够的开放,才能装得进去。“我觉得很多技术同学,包括我以前也是,纯粹作为一个技术人的时候,有时候是比较闭塞的——认定了某一个点,它一定是最佳方案,一定是最好的。其实你会发现,可能它在你的世界里是最好的,但在整个真实世界未必是最好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何保证自己的成长?无论是作为 CEO 还是一个普通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心态开放,对任何的知识、任何的信息都要有能力去接收。当然,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力,否则你就变成一大堆乱七八糟了。”蒋烁淼说。

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要多和人接触。机缘巧合下,蒋烁淼加入了湖畔大学,接触了很多其他的企业家和 CEO,大家平时的交流互动,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启发。“简单来说,要尽量地从外部获得信息,而不是封闭在一个小的世界里。”

 

04 场景驱动

除了要有开放的心态,在学习的角度,蒋烁淼提倡动态学习。“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你要学经济学上的债券发行,如果你真的拿一本经济学的书去啃,不好意思,你是啃完了你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的,而且还花很多时间。就像背字典一样,学英语从 ABCD 开始背,肯定不是最好的方法。最好的方法是什么?代入到场景中。比方说你正好有个客户,发行过相关的债券,他在这个业务中,把他的营业额作为这个债券做 ABS 发行,那你只要知道这样一个过程,你经历过,你很快就理解这个概念和相关的逻辑了。”

蒋烁淼鼓励大家多沟通,哪怕就是在微信群里跟一些不认识的人交流,都可能会得到很多输入,而不是“要学 C++ 就拿本 C++ 的书来看”,这样还不如去上班,专门维护 C++,说不定维护个一年,就成 C++ 高手了。“一定要进入到场景中,而不是停留在自己的概念式学习,那样最后只是空对空。”蒋烁淼说。

 

05 关注本质

很多程序员会犯的一个错误,就是陷入路径依赖,放弃了成长的机会。比方说,有的程序员会 java,他就什么问题都要用 java 去解决,但有些场景是不适合 java 的。这种路径依赖,其实是对自我成长的一种限制。

同理,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是很难跳出程序员这个圈子的。“比方说,公司里其他同事在讨论 marketing 问题的时候,有程序员会认为这不关我的事,这事跟我没关系。但如果你多分一分心去听一听、想一想,你就学到东西了。如果你自己加了个防火墙,觉得这事不是我需要关心的,那你就永远得不到任何新的知识,它可能就永远都跟你无关了。”蒋烁淼说。“没关系”有时候恰恰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机遇通常不是人能决定的,但是如果平时能够有更好的包容心,更强的学习能力,那才更有可能发现机遇,或者机遇来了抓住它。

 

06 商业训练

事实上,在海外有一个现象,印度工程师成为 CEO 的概率远远高于中国工程师成为 CEO 的概率。而印度工程师基本上标配一个 MBA 课程。也就是说,在有 MBA 学位的工程师和没有 MBA 学位的工程师之间,他们成为 CEO 的概率差别非常显著。

对此,蒋烁淼认为,这其中是专业的商业训练在发挥作用。MBA(工商管理硕士)课程,相当于把一些企业经营管理的知识过了一遍,等学员真的遇到这类问题的时候,就得心应手多了。

程序员想跨界 CEO,光有技术是不够的。很多人觉得自己手上的技术很厉害,但却连财务模型都没算过,连卖给谁都没想过,很难成为一个公司或者一门生意,连生意都构成不了。与此对比,大厂高 P 创业,反而很顺利,因为他们毕竟在大厂带过一个单独的事业部,经历过商业的训练,相对来说,比没有经历过商业训练的人要强。尤其是那些跟着大厂从0到1做起来的工程师,承担的远不止一个工程师要做的决策了,也可以等同于读过 MBA 了。

 

07 抓住时机

创业当然是有条件的,并不是一个人想创业就能创业,你需要有一帮志同道合的伙伴,愿意为了一个方向或一个产品去做出尝试。但如果真的怀有创业的心,蒋烁淼的建议是尽早付诸行动。因为越年轻,失败的成本越低。如果真等到熬成高 P 再出来创业,市场环境说不定又变了,成功率未必就比年轻人高。像张一鸣出来创业的时候,就既不是大厂,又不是高 P,但是有 idea,就可以开干。

其次是因为,创业很辛苦,越早期越辛苦,困难度远远超过打工。因此,如果年轻人有一腔热血,无所顾忌,不是说纯粹为了赚点钱,而是还有点梦想的话,那还是先做为主。“当然,如果只是因为爽剧看多了,想要赢取白富美什么的,那劝你还是别来了。”蒋烁淼说。

 

08 实力评估

在中国,很多人创业,只是为了追求 CEO 这么一个头衔,却没有评估好自身的实力能不能撑得起。蒋烁淼发现,有一拨人创业的失败率是比较高的——外企高管。他打了个比喻:如果说企业是一棵树,那中国的很多外企其实就是分支的叶子,所有的商业模式、经营模式都是被外国总部定义好了的,高管只是个执行者,并没有参与到战略制定中。而当高管们跳出这些分支,去设定公司的运作方式时,如果还是以原来外企高管的心态去运作公司,那注定是失败的。“你一定要回到泥沼中去,而这恰恰是最难的部分。”

为什么一些经历过从0到1的创业期、跟大厂一起成长起来的高 P 出来创业反而成功率高,正是因为他经历过根部的泥沼,创业的时候就能更好地理解企业发展这件事,而不会陷入到流程性的琐碎事件、公司发展上的一些无聊的博弈中去。

 

09 不要脱离一线

在技术领域,发展变化是非常快的,创业者如果想要跟上节奏,那就不能脱离一线,否则再想跟上就难了。蒋烁淼见过一位 CTO,明明也是大厂高 P 出身,但交流起来却发现他已经停留在了2016年。原因是他在2016年还是管一线研发的,但后面就去做更高维度的管理了。于是,他对所有技术的理解都停留在2016年,就像一台没更新的电脑,他提出的见解,已经不再符合如今的现实了。

蒋烁淼说,人就跟程序一样,大脑是惯于用你的 cash 去回答问题的。人的好奇心一旦丧失的话,你的 cash 就不更新了,还会用那个时候的经验方法和考核模式去应对新环境,但是新的环境,时代变了,你的旧办法能不能有效?作为 CEO 必须要从事物的本质去分析,针对这个新环境新现状新团队,应该用什么方案。而不是一味的把旧方法搬过来,然后觉得现在这帮人不行。

 

10 放平心态

蒋烁淼认为,作为一个 CEO,可以有更丰富的经历和体验,也能看到很多程序员看不到的视角。如果只是一个工程师,可能想办法提升质量就完了。但是从 CEO 的角度看,更会考虑这个提升对单位的商业目标有没有帮助。现在,他经营的产品是按量付费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对赌,客户觉得不好用,明天就可以停了一分钱不付。他用这种商业模式,倒逼自己把产品质量盯好,从而保证自己一直留有竞争力。

当 CEO 也是一场体验,如果你能从一件事中得到乐趣,那直接去做就行了。

 

本期直播回放如下,错过的赶紧扫码看看回放吧↓↓↓


【开源漫谈】

OSCHINA 视频号畅聊栏目【开源漫谈】,每期一个技术话题,三五位专家围坐,各抒己见,畅聊开源。给大家带来最新的行业前沿、最热门的技术话题、最有趣的开源项目、最犀利的思想交锋。如果你手上也有新点子、好项目,想要跟同行交流分享,欢迎联系我们,讲坛随时开放~

展开阅读全文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