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枢密院十号:台湾“行政院长”竟然是“小蒋的特务”?

2021-10-24 01:00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原标题:枢密院十号:台湾“行政院长”竟然是“小蒋的特务”?

  中国台湾省最近几天热闹得很,因为“揪特务”的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好戏连台。前几天还是国民党被台当局打得满头大包,手无招架之力,转眼间就画风突变,这把火烧到了民进党头上。一个接一个民进党高官的“特务”往事曝光,连二把手“行政院长”苏贞昌也没躲过去,被揭出在蒋经国时期当过“线民”。

  一、有谁不是特务?

  22日一早,苏贞昌在台湾“立法院”门前对着媒体喊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我一生坦荡,备受检验,可受公评。”

  检验什么?公评什么?苏贞昌不知是不敢,还是别的原因,根本没有说明白。有台湾网民评论说,苏贞昌的说法“对不起坦荡这两个字”。

  其实,现在大家要求检验的正是他在蒋经国时期有没有当过线民,也叫特务。

  “板起脸孔说自己经得起考验,苏贞昌会这么严肃,都是因为线民案延烧”,台湾TVBS对此做出这样的解读。

  此前一天,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在脸书上声称,当年“美丽岛事件”的15位辩护律师,都不是“美丽岛政团”的参与者,应该探究的是,美丽岛辩护律师里有谁不是特务?

  哪个不是特务?施明德的指控很重,一下子揭出了民进党最大的家丑。

  要知道,民进党最初、也最重要的源头之一,就是“美丽岛事件”。不少事件的参与者,及其辩护律师都身居高官、声明显赫。特别是美丽岛辩护律师,后来一个比一个混得风声水起。

  举几个大家都熟悉的人物:

  陈水扁。 在做完辩护律师之后,就踏足政坛,历任台北市议员、台南县长、“立法委员”、“台北市长”,2000年、2004年两度险胜当选“总统”。卸任后因涉及弊案入狱,2015年获准保外就医至今。

  谢长廷。 在做完辩护律师之后,推动民进党创党,提出“民主进步党”党名并起草党纲,后当选多届台北市议员、“立法委员”,1996年与彭明敏搭档代表民进党参选“总统”落败。1998年、2002年两度当选高雄市长,2005年出任“行政院长”,第二年辞职。2016年出任驻日代表。

  张俊雄。 历任“立法委员”、民进党秘书长、“总统府秘书长”、“行政院长”、“海基会董事长”。

  江鹏坚。 民进党首任党主席,历任“立法委员”、“监察委员”。2000年病逝。

  苏贞昌。 他与陈水扁、谢长廷一样,也是在做完辩护律师之后就踏足政坛,历任台湾省议员、屏东县长、“立法委员”、台北县长、“总统府秘书长”、“行政院长”,在2005年、2012年两度出任民进党主席,2019年1月再任“行政院长”至今。

  上述多人要么去世、要么过气淡出政坛,而“美丽岛辩护律师”中至今仍活跃在台湾政坛的最有权势者,非苏贞昌莫属。

  也难怪施明德一说出“美丽岛辩护律师里有谁不是特务”,岛内媒体马上把焦光灯打到苏贞昌身上。

  二、民进党搞出“揪特务”运动

  说起来,岛内流行的“揪特务”运动,是民进党当局自己搞出来的。

  这事儿最早要从2016年蔡英文上台之前说起。当时民进党不仅赢了“总统”选举,在“立法院”也占据多数席位,这就跟陈水扁那次上台不一样了,号称“全面执政”,其实就是没有国民党的牵制,可以为所欲为了。

  于是,蔡英文还没上台,民进党就开始规划设立一个叫“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的组织,简称“促转会”。

  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一就职,就宣布要在3年内完成“转型正义”的报告。民进党随后在“立法院”通过了相关配套法案。

  2018年5月,“促转会”正式成立,号称要“还原历史真相、促进社会和解、不当党产的处理及运用”等。

  这个组织的权力很大,成立之后,大家没看到它怎么促进台湾社会的“正义转型”、社会和解,只记住它成为民进党打击政敌的工具,把国民党整得好惨。国民党的党产被冻结,只能举债度日。

  挖掉国民党的金钱来源,“促转会”又去挖国民党的黑历史。

  说起黑历史,哪能少了“特务”统治这一罪状?于是“促转会”去年从情报部门那里拿到大量的材料档案,并于今年5月发布所谓的“研究成果”,大曝国民党当年用“特务”搞监视活动的细节,比如“调查局”会以每月1000元至1万元新台币不等的津贴或奖金,请“特务”搞监控。

  “促转会”还专门邀请某“台独”“立委”浏览当年“特务机关”对她进行监控的档案。这个“立委”事后向媒体宣传说,她遭监控的时间长达8年、档案页数超过千页;最多时竟同时有超过七八个“特务”在监控她,且有2人月薪达1万8000元新台币;接头的情报人员也有4000元奖金,待遇算是相当优渥。

  “促转会”还通过媒体放风说,上世纪八九十年,台湾有3万多“特务”搞监视。这顿时在岛内掀起揪“特务”的运动。

“促转会”发布的一个视频截图。

  三、民进党内讧揭家丑

  不过,民进党算计来算计去,却似乎漏算了自家内斗的风险。

  绿营最先被揪出来的是“立委”黄国书。

  黄国书“特务”身份的曝光,缘于民进党内部派系斗争。据报道,有“至今还活跃于政坛”的民进党要角看完“促转会”的个人档案后,发现“有点怪怪的”,因为多个迹象显示,当初的监控他的“特务”中,似乎就有黄国书。

  10月17日凌晨,黄国书被迫承认曾协助台湾情治单位进行“政治侦搜工作”。他随即宣布将退出民进党、退出党团运作,本届“立委”任期届满后不再连任。

  绿营最先被揪出来的是“特务”的黄国书

  黄国书不算是大人物,但接下来曝光的就非同小可了。

  18日深夜,民进党又有人揭发说,某一任民进党主席也是情治部门派来的卧底。施明德随即点名道姓说,此人是江鹏坚。

  江鹏坚就是前面提到的民进党首任党主席。施明德用亲身经历做出说明:“当年江鹏坚发现自己是癌症末期,主动向我告白,我非常感动”,“当年他是有正式调查员身份及任务的,那时我在坐牢,他的任务是监控我哥哥施明正”。

  施明德的说法惹来谢长廷的反驳。谢长廷也用亲自经历说,江鹏坚曾亲口告诉他考上了“调查局”,但最终没有去。

  一来二去,谢长廷也身陷泥潭。有台媒发现,谢长廷2008年参加“大选”时,曾被时任“立委”邱毅指控为“调查局”的线民。

  所以施明德才反问谢长廷,“你是当年党国特务还是特务头子?不然你凭什么身份知道谁是,谁不是?”

  为了增加说服力,施明德开始发大招,喊出了“美丽岛辩护律师里有谁不是特务”这句话。

  施明德的妻子也声称,当年“美丽岛事件”辩护律师除了尤清(这是施明德的同学)和吕秀莲的哥哥吕传胜外,都是一些陌生人,脸也没看过,名字也没听过,当时在审判过程中也没有人敢信任他们,“我们都应该合理怀疑他们是国民党安排的特务”。

  这下把苏贞昌也牵扯进去了。面对质疑,台“行政院”发言人只含糊地回应道,“当年敢挺身辩护的勇气与坚持以及辩护律师与被告的关系如何,这几十年来已累积非常多的报道”。

  蔡英文也坐不住了,开始说“转型正义”真正的用意并非清算,更非斗争,“而是让威权统治机关所犯下的过错,可以被揭露”。

  四、潮水还没退,就已经先被发现没穿裤子

  搞笑的是,就是苏贞昌被扯进漩涡之前,他还在利用“特务”案猛打国民党。

  据台湾媒体报道,朱立伦18日与同事聚餐被问及“特务”案之事,朱立伦说,那时国民党执政,当然要负责,但民进党真的不要每天都在搞清算斗争,还要针对30年前,“党产、转型正义”一搞再搞。

  苏贞昌19日马上回击说,国民党当年借着“特务”搞压迫,现在渐渐水落石出,“当潮水下降,谁没有穿裤子,就会被看清楚自己做什么事”。国民党现任党主席对国民党当年做的事应该一概承担,而不是“哀哀叫,说什么分化、清算,这真是执迷不悟”。

  对此,国民党反击说,与其讨论“潮水退了,才知道谁没穿裤子”,不如诚实面对“潮水还没退”,民进党斗争的丑恶嘴脸已经历历在目,“就已经先被发现没穿裤子”。

  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包正豪评论说,早就习惯享受“转型正义”所带来政治红利的民进党,没想到竟然会有“自己人是转型正义对象”的问题出现,瞬间被“线民事件”给搞得手忙脚乱,一时之间进退失据。令民进党感到尴尬的是,这些都还不是万恶的国民党爆料的,而是民进党党内同志自己承认或是曝光的,想要归咎是国民党操弄都没办法,只能陷入难以自圆其说的窘境。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总是不断地轮回交替,没有谁能够永远一直占便宜的”。

责任编辑:刘德宾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