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柳力:中国不再新建海外煤电项目,谁在抱怨?

2021-10-03 01:00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原标题:柳力:中国不再新建海外煤电项目,谁在抱怨?

  [文/柳力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上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将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本来,外界对北京的海外能源融资新政已期待数月,但中国的声明仍以其直率和影响范围之广而令外界震惊。现在,中国加入到了韩国和日本的行列——这两个国家是目前唯一仍在为海外煤电站提供建设资金的国家,但它们最近承诺将停止为新的煤电站建设提供融资。

  北京的新立场将使那些仍在计划依赖国际融资建设新火电站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越南、巴基斯坦、津巴布韦和土耳其,重新认真考虑其电力发展计划。鉴于中美两国都承诺支持发展中国家的绿色能源开发项目,这就为更加激烈的清洁能源开发竞赛做好准备。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十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国际煤电项目的最大融资国。从2010年到2020年,有180千兆瓦中国支持的燃煤发电厂已建成投产或开始建设,占中国境外全球发电量的一半以上,相当于欧盟和英国燃煤发电总量的1.5倍。

  但煤电开发在中国境外已面临强大的阻力。我们能源和清洁空气研究中心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过去四年中国支持建设的项目中,被取消的项目数量是已建设项目数量的4.5倍。这使得北京更容易做出不再支持煤电开发项目的决定。

  尽管煤电建设热潮已经趋缓,但本中心的研究统计出,仍有54千兆瓦中国支持的煤电项目处于积极开发状态,只是它们尚未开始建设,这些项目占全球除中国以外煤电建设项目总数的三分之一。它们都是可能直接受到中国新政影响的项目。如果它们建成并投入运营,这些电站每年将排放约250至280吨的二氧化碳,大致相当于西班牙的总排放量。假设这些电站运营年限为35年,那它们的累计排放量将达到100亿吨,这相当于中国一年的排放量。

  此外,尽管新项目融资渠道正在崩溃,但仍有风险一直存在,即一旦新冠疫情结束后电力需求激增,各国将恢复建设燃煤电站的计划。而现在那些正考虑建设本国第一座燃煤电站的国家大多数都会谋划进行海外融资。

  随着韩国和日本这两个仅存的融资国采取行动退出市场,中国对这些融资计划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综上所述,中国、韩国和日本的行动表明,煤电项目不会获得国际融资,各国需要转向更清洁的能源。

  新规则包括哪些内容?

  以其一贯的言简意赅风格,习的声明仅用了六个字,这使得外界产生疑问,中国政府到底在禁止什么。

  由于习用了“新建”一词而不是“融资”,旁观者质疑中国政府禁止的是否仅仅是煤电站工程建设和物资供应。但中国银行周五已经宣布,从10月份开始,它将不会签订任何新的煤电或煤矿融资协议,这似乎证实了该政策的覆盖范围很广。

  至少在北京发布详细政策之前,任何一家中国银行或电力公司对海外煤电项目进行新的融资或对股权投资做出新的承诺,都将使其面临负面政治影响。

  现在更紧迫的问题是,已经宣布或启动的项目怎么处理。那些只与中国合作伙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或拍照留念过的公司,可能要跟中国融资说再见了,但目前还不清楚已经签署了合同的项目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一问题并非无关紧要,比如在印度尼西亚,该国的主电网已经出现了巨大的产能过剩,但该国在此前建设热潮中与中日两国的公司签署了大量多余的火电站建设合同,这些合同仍处于执行过程之中。

  此举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有何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习在一年前的2020年联合国大会上刚刚宣布了中国的2060年碳中和目标,今年又高调单方面做出此项声明,这让国内的相关机构和国际社会都倍感震惊。尽管许多发达国家的领导人可能喜欢和习同框宣布这项政策,但中国并没有与其它大国做出利益交换。

中国在阿根廷建设清洁能源发电项目。图片来源:新华网

  尽管此前就有迹象表明中国即将推出一项新政策(中国的银行早在几个月前就收到指示不准再为新的煤电项目进行融资),但习近平明白无误的承诺则意味着,虽然煤电项目在前些年被誉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龙头项目,但现在形势出现了明显的转向。举例来说,中国在非洲和西巴尔干地区的外交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基础设施投资,包括煤电站投资。而当地的反对声音似乎越来越大,它们对新煤电的需求也在急剧下降。外交官、媒体和公民组织的持续批评,使北京的利害计算发生了翻转。习这次的声明对中国外交机构而言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即能源外交和“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关注绿色能源,而不要试图利用很少有人愿意碰触的项目。

  中国国内煤炭使用情况如何?

  尽管这项声明是针对发展中国家的,但它对中国国内的能源政策也具有象征意义。随着不再向外国的新建煤电项目提供融资,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仍在国内大量新建煤电站的国家,从而在国际社会变得愈加孤立:2020年,中国新增煤电产能是世界其他国家总和的三倍。

  因此,这一声明可能预示着国内风向发生了向好的转变,因为这表明该国首次认识到要立即全面停止对燃煤电站的投资。

  这也向电力、建筑和制造业领域的国有企业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即一旦国内市场开始枯竭,它们的煤炭业务将找不到海外出口。

  这对依赖外国资金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印度尼西亚、越南、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蒙古、土耳其、津巴布韦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其电力开发计划。在大多数情况下,用本国资金建设它们那些野心勃勃的项目,将变得毫无可能或得不偿失。

  习近平和美国总统乔•拜登都在联合国大会上承诺要加大力度,支持发展中国家开发绿色能源。习承诺“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开发绿色能源”,而拜登则誓言,华盛顿将向发展中国家加倍提供经济援助,并让美国成为全球环保资金的主要提供者,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危机”。如果发展中国家收到了明确信息,即有足够资金和风险偏好来支持清洁能源(而非煤炭能源)的发展,它们就更有可能改变能源开发方向。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风能、太阳能、核能制造国和开发国。如果中国能像外界预期的那样提供资金支持和出口更多此类技术,那么发展中国家就能够在不依赖化石燃料的情况下,以负担得起的成本获得电力满足国内需求。

  长期以来,外界有理由抱怨发展中国家得不到资金开发清洁能源,现在习近平的声明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新的机会。例如,越南已经仔细权衡了中国、日本和韩国的煤电项目融资渠道,越南的电力项目融资和技术引进将不再只依赖一个国家。为清洁能源开发提供多种融资渠道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美国、中国、日本、欧盟和其他国家彼此竞争,它们就都会增加对清洁能源的资金支持、对制造业的投资和提供其它援助,那这种情况就更好了。

责任编辑:张玉

中国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