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多名孩子遭毒打禁足,夏令营还是集中营?

2021-08-22 16:58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无处安放的暑假,“夏令营”变成“暴力营”。

石家庄市教育局给军尚少年军校颁发的牌匾。

  “妈妈快来救我们!”

  8月5日下午3时许,河北省衡水市的刘女士收到儿子小明(化名)发来的求救微信,还有一张模糊的腿部带伤照片。

  此时,小明正在石家庄参加军尚少年军校夏令营,刚刚第5天。

  “怎么整的?”刘女士问儿子。

  “被打的。”

  还没等刘女士反应过来,三条微信全被撤回。

  感到事态严重,刘女士立刻叫上家人,赶往石家庄市。

  噩梦

  军尚少年军校夏令营,主办机构是河北军尚研学旅游服务有限公司,在其官网介绍中,自称是河北省首家将部队文化、军人理念、军事化管理、企业员工培训和青少年素质教育相结合的红色文化培训机构。下设“军尚企业军校”和“军尚少年军校”“军尚国防教育基地”“幼儿国防启蒙教育”“研学旅游”5大业务板块,主营企业军事拓展培训和青少年素质教育培训。

  据家长介绍,军尚少年军校常年在石家庄和周边城市的中小学门口散发传单,招募夏令营学生。

  今年4月,刘女士被宣传打动,给孩子报了名。原准备报21天的集训班,收费6580元。因为和小明的暑期补课时间冲突,又改成14天的班,收费4880元。

  按照夏令营主办方的要求,学员一律不准带手机,因为“玩手机耽误训练”。但小明的线上暑期辅导课要求每天打卡,这才被特批在规定时间使用手机,且只能在教官的监督下打卡。

军尚少年军校在路边设立的宣传牌。

  8月1日开营,小明被送到位于石家庄元氏县的训练基地。按照要求,学员每隔一天要写一篇“感想”交给老师。在8月3日的第一篇“感想”中,小明如实写“吃不好,睡不好”,却因此招来一顿毒打。

  当天夜里,小明已经入睡,校长全某某冲进宿舍,开始“教训”小明,理由是“有逃跑嫌疑”。

  被打后的两天,小明几乎没有合眼,精神状态极差,连说话都发不出声。8月5日,小明用手机打卡时,趁教官不注意,转身给妈妈发了三条微信,不料很快被教官发现,强令他撤回。之后,小明被教官抓着脖子带到全某某面前,“你如果不告诉家长(挨打的事),我今天就饶过你。”全某某恐吓道。

  幸运的是,刘女士当时正在看手机,没有错过孩子的求救信息,而秒速撤回的微信,让她猜到偷偷求救的事情可能已被发现。考虑到孩子可能有危险,刘女士没有直接给教官和工作人员打电话,而是故作镇定地发了条“妈妈过两天去接你”的微信稳住对方,同时迅速赶往石家庄。

  到了夏令营训练基地,一行人却被保安拦在门外,刘女士给负责招生的张某打电话称,家里有急事,必须带孩子回家。 

  “孩子在这里挺好的。”张某还想找借口拖延,但在刘女士的坚决要求下,只能将小明送到门口。

  在此期间,小明再次受到威胁:“你如果给家里说了(打你的事),我们会有办法让你妈再送你回来……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

  面对家长的询问,小明三缄其口,却偷偷塞给母亲一把纸条,这是其他孩子的求救信息,皱皱巴巴的纸条上满是稚嫩的笔迹,夹杂着拼音。有的孩子由于受到恐吓,让家长找个借口接回自己。从纸条上的字迹和形状不难判断,纸条是孩子们早已准备好的,只是在等待机会。

夏令营训练基地里的孩子传出的“求救”纸条。

  刘女士仔细查看儿子的伤情发现,除了露在外面的胳膊,浑身多处淤青,有些地方已经发紫。张某眼看搪塞不过,这才主动交代,“孩子被校长给暴力了……”    

  随后,刘女士打电话报警,并根据纸条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上其他几位家长。家长孙先生得知消息后,立刻赶到夏令营接回女儿,遭到阻拦后也报了警。

  据孩子们做笔录时所述,挨打时,由老师摁着,校长全某某动手,其他学生在一旁看着。田女士13岁的儿子因为白天见到教官打人,挺害怕,就和几个孩子商量要离开夏令营,但没有电话无法联系家人,只是整理了行李。教官晚上检查宿舍时见他穿着衣服,便开始逼问,“我家孩子刚开始没有承认,就给拽出去揍了,回宿舍以后他就开始吐血。”田女士说。

  石家庄市第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显示,田女士的儿子头部受创,多处皮肤及软组织挫伤,CT诊断报告单显示其盆腔内有少量积液。

石家庄市第三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

  小明后来向母亲陈述,校长全某某经常会手拿铁棍在训练基地转悠,哪个孩子不听话就会被打,尤其是有逃跑迹象的学生,打得最狠,甚至连带班的老师有时也会挨两棍子。

  除了使用暴力,还有诸如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惩罚措施,吃饭时,饭桌上只要有一个孩子发出声音,同桌的孩子就都不许吃饭。甚至会在犯错孩子的太阳穴抹上牙膏,再将冷毛巾敷在头上进行体罚……

  诊断书显示,小明遭受闭合性颅脑损伤,头顶软组织挫伤;左上肢、后背、腿部皮肤挫伤;脂肪瘤两侧侧脑室、大脑纵裂……几天之后,刘女士才发现,孩子还少了两颗牙。

小明在军尚少年军校夏令营期间遭到毒打,浑身多处淤青。

  夏令营关了,打人者拘了,然后呢?

  工商注册登记信息显示,河北军尚研学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于2011年在新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经营范围包括研学旅游服务、旅游信息咨询、国内旅游和出入境旅游业务等。

  公司登记的注册地址为石家庄新华区西三庄街52号B座311,《中国慈善家》在上述地址却并没有找到该公司,门卫也表示未听说过该公司。

  8月17日,《中国慈善家》前往距离石家庄市区约26公里的涉事夏令营基地。只见路边设有醒目的广告牌,写着“加强国防教育,全民共同参与”。一座拱形门上标有“军尚教育基地”,进拱门后顺一条小道往里走500米山路,才能见到夏令营基地。小道两侧都是田地和果园,一路随处可见“军尚”元素,地势比较隐蔽。

  记者注意到,原先挂着的两块牌子“河北军尚少年军校基地”和“河北军尚国防教育训练基地”已被取下,除了偶尔有车辆出入,培训基地的大铁门一直紧锁。

  见一辆车从里驶出,记者上前询问“军尚少年军校夏令营”的相关情况,对方称:“夏令营出事,已从这里搬走了。”

目前,校门口的“河北军尚少年军校基地”和“河北军尚国防教育训练基地”两块牌子已被拆除。

  这个夏令营有何来头?

  在该公司的宣传资料中称,军尚少年军校前身是“石家庄新华区少年炮校”,专注于6岁至16岁青少年综合素质能力和心理健康教育,以部队为平台,活动为载体,通过特色的夏令营、冬令营、亲子活动、青少年素质拓展活动等来培养心理素质强、综合素质高的自立自强小战士。

  资料显示,石家庄市新华区少年炮校创建于1989年10月,是全国第一所有固定校舍的少年军校。《中国慈善家》查阅资料发现,石家庄市政府2002年公布的“石家庄市国防教育基地名单”中包括“新华区少年炮校”。2003年9月6日,河北省政府公布的“第一批省级国防教育基地名单”中,新华区少年炮校也赫然在列。

  也正是这些宣传信息,让家长对该夏令营产生了信任。

  该公司负责人高冬霞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不过她此前对媒体承认,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夏令营负责人打人是不对的,“这是我们的错误。但是我们的初心,包括背后的原因,也有苦难言。”她说,“在教育的过程中,可能我们有一些方式方法,比如说简单粗暴,这个是欠妥的。”

  一位老师告诉《中国慈善家》,军尚所有的夏令营都停了,“领导在处理一些事情,老师回家了,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开班。”。

  从司法层面,对于打人者的处理也正在进行。8月5日报警后,刘女士就一直询问派出所案件情况,直到8月12日,才拿到受理回执。

  8月13日下午,全某某被行政拘留,直至被拘留前,他还给刘女士连发三条短信请求和解,“杀人不过头点地呀”全某某在其中一条短信里说。

  8月17日,负责这起案件的元氏县北褚派出所所长付作朋对《中国慈善家》表示,网上情况属实,对打人者全某某作出了行政拘留15天的处理。对于网友关心的“是否涉及刑事犯罪”等问题,付作朋称“其他情况不方便透露,有消息会向媒体公布”。  

  据介绍,做出上述处理是依据被打学生的伤情鉴定(轻微伤)结果,按照刑事立案标准,要达到轻伤二级及以上。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范辰对记者表示,如果构成轻伤,可以以故意伤害罪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如果不构成轻伤,情节比较严重的,也可以以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追究其刑责。  

  《刑法修正案(九)》在第二百六十条增设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10岁的未成年人,家长交给夏令营机构,机构就具有监护职责,没有尽到监护职责,甚至虐待打骂,就有可能构成此罪。”范辰说。

  对于该案中全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上述罪名,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原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阮齐林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表示,客观授意、主观知情,如果动手打人,可以直接追究其刑事责任。

  8月19日,刘女士接到元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电话,表示将为挨打的孩子重新做笔录。

  小明却对此产生抵触心理,他不想再将自己的遭遇重述一遍,经过刘女士耐心的劝说,这才勉强同意。 

  无处安放的暑假

  2016年末,教育部等11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明确指出,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是由教育部门和学校有计划地组织安排,是学校教育和校外教育衔接的创新形式,是综合实践育人的有效途径。

  近年来,教育部每年都会出台关于夏令营活动的部门意见,但只是对教育部门和学校组织的中小学生研学旅行活动和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冬)令营活动进行约束,对社会机构主办的相关活动没有明确规定。

  今年,在“双减”政策的背景下,暑期夏令营活动的市场需求大幅提升。

  《中国教育报》近期就“暑期夏令营”话题开展的专项调查结果显示,在近2000名参与调查的家长中,有近80%的家长想给孩子报夏令营,其中1/3的家长愿意给孩子报名素质拓展类夏令营,其他家长则选择了科学、艺术等不同类型的夏令营。

  “中小学生暑假,对双职工家庭来说,确实是难题,报名参加夏令营成了一些家长的选择。但仅仅看一些网站的宣传,只能看到费用的性价比,很难判断其管理水平。”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教授刘卫兵在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说,夏令营是一种校外教育,而不能只是一种简单的托管方式。

  旺盛的市场需求催生市场红利,嗅觉敏锐的资本蜂拥而至。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名称或经营范围中含“夏令营、亲子拓展、户外拓展”的国内企业约有4.8万家,且为在业、存续状态。其中,超八成企业成立于5年内,特别是在2018年、2019年,相关企业年度注册数量大幅增加,分别约为1.2万家和1.5万家,2020年注册数量仍有7600余家。

  中国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5年中国暑期夏令营行业市场前瞻与未来投资战略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暑期夏令营的承办主体多数为旅行社,部分中小学校、培训机构、社会团体等,利用自身行业或资源优势也竞相进入暑期夏令营市场。

  从最近几年的发展情况来看,各类科普类、拓展类的夏令营的发展势头迅猛,市场份额在逐渐上升。

  然而,《中国慈善家》调查发现,在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虚假宣传、收费高、乱收费、霸王条款、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也普遍存在。而受社会需求的影响,各类以自然探险、拓展训练、研学旅游等为主题的夏令营,打着教育培训擦边球,更是乱象频出。

  同时,夏令营违法违规的新闻屡见报端。去年7月,在浙江温州,某协会组织的亲子夏令营惊现“女德班”“戴美瞳的女生不正经”等教学内容引发争议;在山东曲阜,一公司举办的“阳光少年国学夏令营”涉嫌使用非法出版物,被有关部门认定教学视频内容低俗、违反科学,歪曲事实,对营员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中国探险协会主办以沙漠探险为主题的夏令营,由于没有专业医护人员随队,导致一名16岁北京少年因体力不支身亡……“夏令营”变成了“夏利营”“暴力营”。

  刘卫兵告诉《中国慈善家》,青少年夏令营主办方繁多,涉及多个监管部门,尤其是教学、旅游、工商等均具管理权,但正是因为谁都能管,导致谁都难管的尴尬境地。

  例如,旅行社和培训机构只有承办旅游业务资质和培训资质,主管单位分别为旅游部门和教育部门。而众多专门从事夏令营的机构既没有旅游资质,也没有培训资质,监管主体不明确。

  石家庄军尚少年军校夏令营暴力事件曝出后,河北省教育厅对记者表示,此事不涉及教育部门,也不便对夏令营或者研学活动的市场规范发表意见。而根据家长给记者提供的照片信息,2018年9月,石家庄市教育局为该基地颁发了“石家庄市中小学生研学旅行基地”的牌匾。对此,石家庄市教育局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2020年8月,湖南省某学校的学生参加夏令营军训。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刘卫兵说,很多夏令营美其名曰矫正孩子的不良习惯,但往往由于机构缺乏专业老师,变成了一种“非现代化”的方式,常见的是使用暴力。他提醒家长,遇到所谓全军事化管理的夏令营要慎重,尤其是禁止家长探视、不让孩子带手机,没有任何和外界联系渠道的夏令营。“孩子的通讯工具可以托管,但可以在每天规定的时间交给孩子和家长联系,这样完全没有问题。”

  “所有办夏令营的机构,不能临时搭建班子,必须到教育主管部门报备,包括机构资质、教师资质及配比。”刘卫兵建议,夏令营既然涉及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就必须突出公益性,不能变成一些机构营利的工具。

  距离事发已经两周,但军尚夏令营带来的阴影仍笼罩在孩子们心头。小明晚上睡觉总是会被恶梦惊醒,父母只能轮班陪着孩子。孙先生11岁的女儿如今整天将自己关在家里闭门不出,也不愿意提起发生了什么。

责任编辑:王珊珊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