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30天确诊近400例,数据回顾扬州经历了什么

2021-08-11 22:00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原标题:30天确诊近400例,数据回顾扬州经历了什么

  棋牌室的老年人,成为此次扬州疫情的关键。

  数据新闻编辑 陈华罗 实习生 齐纪元、赵子恒 新媒体设计 许骁 前端技术 李亚珍 校对 薛京宁

  上次国内新冠疫情形势如此紧张,还是在2020年年初的时候。短短数十天,始于南京禄口机场的这轮新疫情,本土病例不断增加、传播链不断延长,让国内疫情防控面临严峻考验。

  南京禄口机场是江苏省规模最大的机场,也是华东地区主要的客运机场,2020年吞吐量2000万人次,位居全国12位。

  这场源于交通要冲的疫情传播直接导致疫情在全国范围内蔓延。据张文宏介绍,南京疫情遵循“点状—线状—弥散”规律,以禄口机场作为一个暴发点顺着旅客轨迹向各个地方扩散。

  自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发现本土病例以来,截至8月9日24时,国内新增本土病例已有985例,分布于江苏、河南、湖南、湖北等多个省市。

  交通枢纽人来人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轮疫情也出现了张家界景区、常德游船、荆州火车站等多个传播中心。

  作为这场疫情风暴眼,江苏是目前国内本土病例最多的地区,从7月20日以来累计新增达到642例,且每天都以数十例的数字不断增加,目前病例主要分布在南京和扬州两地。

  7月20日,在南京市禄口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定期核酸检测样品中,检测到阳性样本9例,随后多名机场工作人员被感染。直到7月30日,南京第10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德尔塔”毒株的来源:7月10日从俄罗斯入境的 CA910 航班(莫斯科至南京)。

  经调查发现,这些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保洁工作,工作结束后,由于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进而在保洁员的人群当中扩散传播。

  这些保洁员同时负责了国内和国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的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了保洁员,或由于接触被污染的工作环境而被感染。

  所以在这一轮疫情中,被感染最多的就是从事机场或客舱保洁工作的人员。在截至8月9日确诊的233例南京患者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机场保洁员或客舱保洁员。

  同时,在本土病例中,与禄口机场相关感染人员的家庭聚集中也发生了传播。据南京卫健委发布的病例轨迹数据显示,7月21日,南京新增感染者中已出现机场工作人员的亲属;23日,新增感染者家中就有两名确诊患者。

  大多数机场工作人员都集中在江宁区,所以这一地区发生的聚集感染病例数量最多。

  在新增病例最多的25、26及27日,许多病例都是禄口机场工作人员的家属,是机场病例的密接,也有大部分病例都是由群体性活动造成的感染。

  从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以来,一周内南京的病例数量都在不断增加,随着防控政策的不断加强,对密接人群进行严格医学观察后,及时控制传染链,目前南京新增病例数已经在降低,但另一地病例却在不断增加。

  7月28日扬州市出现本轮疫情第一例确诊病例,短短数天疫情就传播开来,从7月20日截至8月9日,扬州市已有确诊病例394例,疫情严重程度已经超过南京,成为病例数最多的地方,可以说,目前江苏的病例增加绝大部分都来自于扬州,且目前每日确诊病例数量仍在不断增长。

  扬州的病毒传播速度为何如此之快?

  这与扬州这轮疫情感染聚集地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根据“健康扬州”发布的病例流调信息显示,大部分病例的感染源都指向了棋牌室。

  7月21日,家住南京江宁区的64岁毛某宁乘坐大巴来扬州姐姐家中,随后的4天内,她都在同一棋牌室打牌。28日,毛某宁与其姐被确诊感染新冠疫情。而其去过的棋牌室,成为了扬州本轮疫情的主要传播地点。

  截至8月8日24时(因扬州发布病例流调信息延缓一天,故这里采用的是截至8月8日的信息),在扬州市累计的346例新增确诊病例中,与毛某宁有密切接触的有63例,其中61例都是在棋牌室。与其姐有密切接触的有17例,都是在棋牌室。

  另外也有16个确诊病例虽然与毛某宁及其姐没有在棋牌室直接接触,但也去过棋牌室打牌,不幸中招。

  目前,除了在棋牌室与病例直接接触会感染到,也有许多未去过棋牌室的人因接触过曾去过棋牌室的人而感染,传播链已经逐渐蔓延开来。如确诊病例38号,曾去过棋牌室打牌而不幸感染病毒,随后有40个人都与其密切接触过,虽然其中大部分人未曾去过棋牌室,但仍被感染。

  “扬州是个旅游城市,生活节奏慢,老年人也多,很多人都是小富即安的心理,所以市民的生活也比较惬意。加上对疫情的认识没有切身体会,内心就不是很重视。另外,不仅是打麻将,年纪大的居民也喜欢逛公园、锻炼身体。”有扬州市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与南京不同,扬州346个确诊病例里(截至8月8日),61岁以上老人超过一半,最大年龄病例已经89岁。重型患者23例,危重型6例。

  棋牌室的老年人,成为此次扬州疫情的关键。

  从“健康扬州”公布的病例流调信息看,扬州确诊的大部分病例,生活基本上都是买菜、散步、餐馆聚餐、打麻将等。但这种惬意的生活,被21日由南京江宁区来扬州的毛某宁打破。

  毛某宁21日擅自离开已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来到扬州,且没有按照扬州市管控要求及时上报南京旅居史,造成此次疫情传播,虽然目前已经被立案侦查,但也可以看出,南京和扬州在此次防控中仍存在漏洞。

▲图片来源于扬州公安官方微博

  除了封闭、空气流通不畅的棋牌室,老人易感染,扬州出现如此多的聚集性感染,也与这轮疫情传播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有很大的关系。

  资料显示,德尔塔呼吸道病毒载量是原始毒株感染者的1260倍,被德尔塔毒株感染后,患者发病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比以往高,而且转为重型、危重型的时间也提前了。

  而且据世卫组织研究,德尔塔毒株和老毒株相比,传播率增加了一倍,传染性和传播能力很强。特别是潜伏期或者传代间隔缩短,最快24小时发病,10天内可传五六代。

▲图自新京报

  此前德尔塔病毒主要在国外传播,这次随着俄罗斯的航班传入中国,目前已经在多地造成感染。

  本轮疫情暴发原因有思想上的松怠、工作上的疏漏,当然也和变异后的德尔塔毒株超强传播力密不可分。

  “南京疫情促使全国经受压力测试,为未来疫情防控提供更多思考”,张文宏在分析禄口机场疫情时写道。

  当下,正值暑期,国内人员流动性强,加上极端天气影响,给疫情防控带来严峻挑战,为了尽早切断传播链、控制疫情,多个城市已经加强防控,航班停飞、景区关闭、暂停娱乐活动、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

  当所有人的计划都变成了等“疫情结束后再说”,生活再次被按下暂停键,病毒也在不断考验国人的耐力和信心。

   

责任编辑:祝加贝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