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马来西亚学者:什么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护栏”

2021-08-11 21:00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原标题:马来西亚学者许庆琦:什么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护栏”

  受访者:许庆琦(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理事长、马来西亚公正党前中央研究室主任,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首任秘书长)

  新京智库特约访谈员:钟飞腾(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中心主任)

  7月25日至26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Sherman)来到中国天津进行短暂访问,先后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会谈。

  此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说,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即将进行的中国之行中将向北京展示“负责任和健康的竞争可以是什么样的”。他还说,美国希望确保两国关系存在“护栏”,使竞争不会演变为冲突。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始终认为,中美关系应当基于相互尊重和平等互利,而非一方受益。中美关系发展是要有“护栏”,但“护栏”不能由美国单方面定义。美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污蔑抹黑中国、停止损害中方利益,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护栏”。

  就此,日前,新京智库特约访谈员钟飞腾对话了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理事长、马来西亚公正党前中央研究室主任、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首任秘书长许庆琦。

  “护栏”论提出目的和背景是什么?

  新京智库:美国副国务卿舍曼访华期间提出的“护栏”论,主要目的和背景是什么?

  许庆琦:美国遏制中国的政策始于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在2011年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下,美国介入了南海争端,奥巴马政府主导的TPP更是把中国排斥在外,围堵中国意图明显。

  特朗普上台后,不仅在贸易、科技、人文交流等各领域全方位打压与制衡中国,也在印太战略下对南海采取更为激进的政策,在军事领域推升区域安全紧张形势,并在新冠疫情失控后,甩锅中国,污名化病毒,把中美关系推到了低谷。

  拜登上台后,美国重新加入世卫与《巴黎协定》,“回归世界”,以民主价值观修补美国与欧盟关系,加强“四方安全对话”以及与东盟国家的合作。但拜登对中国的强硬态度比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以新疆和香港等课题制裁中国,增加了科技领域的中国实体清单,并借新冠病毒溯源在国际舆论“围剿”中国。

  拜登将中国描述为美国 “最严峻的竞争对手”,然而也多次表明愿意在如气候变化、核扩散等中美有共同利益的课题上与中国进行合作。

美国华盛顿国会大厦。图片来源:新华社 

  美国深知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五角大楼在过去进行的18次中美冲突沙盘推演中,美国都败给了中国。在近期美国空军进行的台湾海峡军事冲突沙盘推演中,美国也同样输给了中国。

  因此,美国副国务卿访华期间提出的“护栏”论,以确保中美双方的竞争不会偏离到冲突中去,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竞争、合作、对抗”的具体体现,不足为奇。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在可以合作的地方将合作,在应该竞争的地方将竞争,在必须对抗的地方将对抗”,这将是拜登政府对华的长期政策。

  新京智库:外交部谢锋副部长会见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之后提出了两份清单,并表示中美关系恶化的全部责任在美方,希望美方更正错误。如果美方希望在中美之间建立“护栏”,美国会遵循这个清单吗?如果不是,他们会采取何种行动?

  许庆琦: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7月26日在天津与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举行的会谈中,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

  美国不会也不太可能解决中方提出的“一揽子”问题。但两份清单有助美国了解中国方面的具体要求。故此,会后中美双方都形容此次的会谈是坦率与开诚布公的对话。

  美国提出的“护栏”建议,是美国对华的战略构思,不是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舍曼这次的访华主要是保持中美接触、对话,继续保持中美高官的沟通渠道,以进行坦率和公开的讨论,减少两国潜在误解,而不是为了立即解决中美的分歧。

  舍曼访华不会改变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态度,拜登将继续其“竞争、合作、对抗”的对华政策,但在个别的课题上如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可能会有所放松,作为与中国谈判其他课题的筹码。

  美方一些人以“新冷战”来形容中美关系是不恰当的

  新京智库:从去年8月开始,中方提出,中美关系不是权力地位之争,不是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之争,而是开放与保护、单边主义与互利共赢之间的争论。您觉得美方一些人讨论的“修昔底德陷阱”、“新冷战”是否误读了时代和中国?

  许庆琦:中国如今已经全面融入国际体系,是全球经济秩序的重要支柱,因此,美方一些人以“新冷战”来形容中美关系是不恰当的。中美的主要矛盾是由于美国认为中国的崛起造成了对其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以及对国际自由主义、国际体系的威胁。

  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国,保持世界领导地位成为了美国不变的全球战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2021年3月3日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期指导方针》中指出,中国是唯一有潜在综合实力挑战现有国际体制的“主要竞争者”。

  美国白宫2020年5月发布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结论毫不含糊地指出,中美竞争是“两种制度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

  尽管中国一再强调中国是和平崛起,不会输出中国体制,更无意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但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以及国际影响力的大幅度提升,严重冲击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这是避不开的事实。

  新京智库:今年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人都十分认同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而美国方面显然对此缺乏足够的认识,试图分割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关系,这种企图是难以得逞的。如果美方希望建立“护栏”,他们应该如何正确地认识中国共产党?

  许庆琦:根据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去年发布的一项对中国民意的长期调查显示,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2018年,旨在衡量公民对其政府信任度的《爱德曼全球信任度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有84%的人对政府治理感到满意。此前在2013年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一组调查数据也显示,85%的中国人对政府的治理感到满意。

  这些调查数据强而有力地证明了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认同与支持,否定了西方一些人把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分开的说法。

  美国需接受这个铁一般的事实,那就是中国政府有强大的民意基础,中国共产党是受到中国人民的拥护的。

  美国不能借新疆、西藏、香港与台湾等课题分裂中国;不能以民权、言论自由等幌子分割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只有在对中国共产党这样的认知下,美方才能与中方共同建立有效的“护栏”,以防止中美双方的竞争不会偏离到冲突中去。

  中美关系发展的新框架是什么?

  新京智库: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发表演说指出,中美要在新的基础上重新认知彼此。今年也是基辛格秘密访华50周年。中美双方究竟应该如何认识当前和未来的中国和美国呢?中美关系发展的新框架是什么?

  许庆琦:在特朗普4年的“美国优先”与遏制中国的政策下,中美两国建交以来相对平稳的关系已经结束,中美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度太平洋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在斯坦福大学主办的一次活动上说:“被广泛称为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模式将是竞争”。

  另一方面,中国的崛起势不可挡,中国的经济预计会在2028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科技也会在一些领域领先世界。

  一个在经济与科技上强大的中国,当然要对世界秩序有更大的话语权,纠正当今国际秩序一些不公平与不合理的因素。这必然会导致美国作为世界霸主有了“被取代”的焦虑感。

美国总统拜登。图片来源:新华社 

  因此,“竞合”将无可避免的是未来中美关系的主轴,是中美关系的“新常态”。美国需接受中国的崛起,平等对待中国。而中国也需走出历史伤口,以平和心态应对美国。在这个框架下,保持沟通与对话,加深了解,寻求两国的最大“公约数”,求同存异,共同促进世界的发展,繁荣与和平。

  新京智库:在天津会晤中,我们发现,中美合作的领域从3月份阿拉斯加会晤时的气候变化发展包括朝鲜核问题等领域拓展了一些。如果中美关系朝着互利共赢的方向发展,未来还应该包括哪些领域?

  许庆琦:中美经济相互依赖,也有其互补性。美国需要中国价廉物美的消费品和工业产品,中国也需向美国进口大量的农牧产品。中美两国向对方进口的产品都不容易被第三者取代。

  新冠病毒大流行提醒了世界粮食安全的重要性。根据国际组织预测推算,2020年中国的粮、棉、油、糖、肉、奶主要农产品净进口相当于大约11亿亩面积的产出,约占中国国内播种面积的45%。美国农牧业高效并有政府补贴,因此,中美如能在农牧业合作,必将能取得互利共赢结果。

  作为《巴黎协定》的签字国,中美两国都各自对低碳做出了承诺,在绿色发展领域如再生能源,循环经济,环保技术如空气污染与废水处理等领域,两国应有更大的合作空间。

  中美两国也可扩大文化旅游的合作。中美文化旅游的来往,中国赴美国旅游的人数多于美国到中国的游客。平衡并加强中美两国人民的文化旅游合作,有利减少两国人民对彼此的负面看法,促进中美两国人民对彼此的认识与了解。

  美国当前不乏“知中”、“友中”专家学者

  新京智库:在中美关系建立时,不少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这种作用建立在对当时中国的深厚研究基础上,那么当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可以发挥何种作用?

  许庆琦:虽然美国政府宣告中美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但中美两国的专家学者需继续保持并加强彼此的交流与沟通,在中美关系课题上,扮演桥梁的角色,积极向两国政府建言献策。

  美国当前虽然“反中”氛围浓厚,但也不乏开明的“知中”、“友中”专家学者,中国需要积极开展公共外交,中美专家学者也可以通过会议、论坛、研讨会、互访等加强智库与非政府组织之间的合作。

  中美专家学者不但可以各自在国内发挥影响力,也应当争取在国际媒体以及会议论坛等场合发声,减少两国政府的对抗,促进中美两国的谅解与合作。

  文|钟飞腾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科院地区安全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祝加贝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