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杂谈 > 正文

《失孤》原型儿子决定留在养父母身边

2021-07-14 12:36 管理员 次阅读 条评论

“这结局,如每个人所愿。”

电影《失孤》原型人物郭刚堂

找到了他失散24年的儿子郭新振。

7月13日,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了电影《失孤》原型之子被拐卖案侦破情况。据介绍,7月11日,山东、河南两地公安机关在山东省聊城市,为郭刚堂、郭新振一家人举行了认亲仪式,离散24年后,一家人终获团圆。

据悉,郭刚堂在认亲前两天,就把家里的废旧物品全部清空了,他说要辞旧迎新。他还特地去买了一个能装1万块钱的大红包,准备送给失散了24年的儿子,他说“比订婚还高兴。”考虑到疫情因素,他取消了摆个流水席,买了1000斤喜糖发给街坊邻居,和亲戚朋友共同分享这一幸福时刻,

当天,郭刚堂在社交平台上兴奋地表示:“今天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郭新振说:

养父母年纪比较大了,对我有养育之恩,也需要人照顾。”他的工作还在那边(河南),因此,他以后还是想留在那边,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回来看看。

我们先看一下,郭新振被找到后,他是怎么做的:

首先是给聊城公安部门写了感谢信;

其次是自己从数百公里外的河南来到聊城见自己的血缘父母;接着是进门以后给血亲父母了拥抱。

还有,自己专门从网上了解了亲生父亲这么多年做的事情,也专门去看了之前没看的电影《失孤》,然后说:

换成其他人找个五六个就不错了,找不到就放弃了……能看出自己对亲生父母的重要,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家庭,也很自豪。

作为一个突然知道自己当年是被拐跑的孩子,郭新振做的,挑不出任何毛病。

可能,他不愿意把这对养父母贴上「从犯」的标签。

郭新振表示养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而且自己老师的这份工作也在当地,所以想留在当地,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去聊城看看。

然后,网友炸了,说这不是纵容作恶者么?

先看一下有网友是怎么说的:

难道结局不应该是郭振回到山东,放假来看看养父母吗?选择回山东很难吗?真的很疑惑也很遗憾。对于养父母我想说:你已经拥有了二十四年,你知足了。你该把你偷走的二十四年还给原主了,你该放下了,你该劝你儿子回去了。

同感,心疼亲生父母,最可怜的还是他们,尤其是这个父亲,这么多年的苦苦支撑,太叫人泪目。可惜自私自利买家家庭培养了一个自私自利的孩子。

有的网友则表示理解这个儿子:

因为当事人不是你,你占着道德制高点说话当然舒服。孩子是无辜的,他的选择没错。如果人间有正义,法律自会审判坏人。如果你是当事者,你的父母突然告诉你,你是被他们拐来的,你会怎么做?你会报警抓他们不?

挺厉害的,我这一生下来就没得选择被拐卖了,然后在买家父母这里待了二十几年,突然有一天说自己亲生父母出现了,他们和我没有相处过,就因为他们惨,找了我二十几年,我就要回到他们身边,去共情这二十几年他们的寻找,没人共情我的遭遇,而我却要无私地去奉献我的共情,顺便还要满足一下看客们的心里期待。

大家舍身处地想一下,假如明天有两个50多岁的老人在警察的陪同下来到你家里跟你说,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他们找你找了20年。

你现在的爸妈是把你买来的,你的爸妈的真面目是收买儿童的罪犯。自己20多年活了一场梦?

这等于要把自己的一生全都否定掉。

只有这个真正24年找孩子的父亲想到了:

避免二次伤害。

郭刚堂,一个坚持24年寻儿的父亲,他做了几事:

首先是对孩子未来的规划,是完全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孩子想在哪边就在哪边,不让他受到二次伤害。

没有仗着自己受到社会关注那么多年就霸蛮。

其次对养父母,或者说当年买孩子的这对夫妻,表示就当一门亲戚来走动,就两个字,真诚。

热闹与喜悦的背后,是法律与道德的困境。一面是血浓于水的亲生父母,一面是含辛茹苦的养父母,被拐儿童会如何平衡双方关系?亲生父母会如何与养父母相处?养父母又需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此前被拐案件发现,被拐儿童的选择各不相同,他们有的已经成家立业,在与亲生父母、养父母的相处中寻找平衡;有的尚未成年,认亲后返回养父母家中,尚未决定未来和谁居住,也有人选择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7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对话“打拐律师”张志伟、“人贩子梅姨”受害人申某二审代理律师付建,了解被拐儿童亲生父母、养父母面临的法律与道德困境,揭示被拐儿童认亲后的困惑与迷茫。

张志伟认为,尽管很少有亲生父母会追究养父母的责任,但双方也很难和平共处,“养父母觉得自己含辛茹苦养大了孩子,亲生父母觉得养父母害得自己骨肉分离。”张志伟说。

付建表示,一半以上被拐儿童会选择回归原生家庭,但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的情况比较少,付建说。

“打拐律师”张志伟:亲生父母追责较少

红星新闻:认亲之后,被拐儿童会选择回归原生家庭,还是继续和养父母居住?

张志伟:大多数被拐儿童都是成年后被找到的。在未成年之前,儿童被找到的几率较低,因为这些孩子可能不知情,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即使知道,他也不敢去寻亲,因为他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原生家庭,也没办法面对养父母家庭,他会害怕社会的责备。所以,很多孩子都是成年后,或者成家后去寻亲的,甚至寻亲也是偷偷摸摸进行的。

成年后再认亲,我们很难判定他属于哪一方,因为他已经比较独立了,大部分人选择两边走动,赡养两方父母。

如果是未成年人被找到,一般会将孩子交还给亲生父母。很多时候,警方只能找到被拐孩子和收养家庭,但无法找到亲生父母。最开始,警方会让孩子继续生活在收养家庭,但要求养父母不得虐待孩子,一旦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须立即交还孩子。后来,公安部与民政部门达成协议,一旦发现被拐儿童,统一送往当地儿童福利机构,找到原生家庭后送还。所以,未成年的孩子基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郭刚堂表示,将充分尊重孩子意愿,把孩子养父母当亲戚走动。据媒体报道,不幸中的万幸是,孩子过得很好,上过大学。

红星新闻:主动购买被拐小孩的养父母,在法律上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张志伟: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罪,正常是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当然,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如果不虐待儿童、不阻碍解救的话,可以从轻处罚。

过去,大部分(购买被拐小孩的养父母)都没有被追究责任,现在,刑法修正案修订罪名以后,基本上都要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红星新闻:哪怕亲生父母不向养父母追责,法律上也会启动追责程序吗?

张志伟:对,这是刑事责任,是由司法机关启动。

但这也要考虑社会的稳定性,打击面不能太大。虽然在很多情况下,整个收养家庭都会参与买卖行为,但公安机关一般只会对主要的责任人进行追责,其他人不会追究。

另外,追责很多时候会以羁押、判处缓刑等比较和缓的方式来处理,比如前期羁押,后期取保候审。

红星新闻:现实生活中,追责的亲生父母多吗?如果亲生父母不追责,养父母是否会有所补偿?

张志伟:很少。我好像也没听说过(养父母)补偿(亲生父母)的。

红星新闻:在大多数拐卖案件中,孩子被找到后,亲生父母和养父母会如何相处?

张志伟:一般来说,双方内心肯定都是记恨对方的。从养父母的角度来说,他们不会觉得亏欠了孩子的亲生父母,好多人甚至觉得,当初这个孩子被人贩子拐卖了,被装在麻袋里,要不是我花钱把他救下来,他现在还不知道去哪了。我含辛茹苦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养了十几年,你们现在说带走就带走,我怎么办?养父母会有这种心态。

↑郭刚堂骑着摩托车辗转多地、跨越数十万公里寻找孩子。

但是,从亲生父母的角度来讲,他们会觉得,养父母买了自己的孩子,害得他们骨肉分离。但是,他们又要考虑孩子的感受,孩子对养父母是有感情的,为了不伤害孩子,亲生父母也就不会去主张追责。当然,大部分案件也都过了刑事责任追诉期了。

红星新闻:在这种被拐案件中,孩子一般会持怎样的态度?

张志伟:孩子的态度会比较奇怪,感受和决定也因人而异,要看孩子跟养父母的关系怎么样。有些孩子和养父母处得很好,养父母对他也特别好,他就会特别在意养父母的感受。

有些孩子和养父母处得不好,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比例比较高。我发现,很多(被拐卖的)孩子会隐约感觉到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可能不是亲生的,所以和家里的关系不太好,家里对他也不会特别重视,觉得这种孩子迟早会离开。这部分孩子的成长情况都不是特别好,后期会比较叛逆,在被找到之后,可能不会这么向着养父母。

此外,人有时候是趋利的,会考虑个人利益,比如养父母已经给孩子买了房子了,那孩子就会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去认了亲生父母,养父母要求退钱怎么办?这帮孩子很怕这种事,所以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们会比较纠结。

“梅姨”案代理律师付建:一半以上被拐儿童回归原生家庭

红星新闻:一般来说,认亲后,被拐儿童是会选择回归原生家庭,还是继续和养父母居住?选择回归原生家庭的儿童占比大概多少?

付建:从数据上来说,被拐儿童选择回归原生家庭的比例,可能在一半以上。因为会有一部分被拐儿童在养父母那里的居住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且常常遭受虐待,另一方面也是对亲生父母尽孝道,亲生父母与孩子之间是一种相互的亲情补偿,所以更多人会选择回归原生家庭。

↑“梅姨案”中,与儿子团聚后,寻子父亲申军良表示,答应儿子不追究养父母责任。

红星新闻:主动购买被拐小孩的养父母,在法律上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付建:根据我国最新的《刑法》关于收买被拐卖儿童罪的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提出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

红星新闻:是否有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大概占比多少?

付建:存在有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的情况,但是更多的亲生父母还是会把矛头指向犯罪嫌疑人,因为相比之下,自己的孩子和养父母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有的甚至几十年,所以亲生父母向养父母追责的情况比较少,我所了解的可能只占20%左右。

红星新闻:倘若亲生父母追责,养父母一般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付建:根据法律规定,严重的可能受到刑事处罚,比如收买被拐卖儿童罪以及虐待儿童的也可能单独构成犯罪。民事上面可能会要求进行一定的赔偿。

红星新闻:倘若亲生父母不追责,养父母一般会如何补偿亲生父母?是否会有一些情感上的补偿或者资金上的补偿?

付建:一般情况更多是精神抚慰、资金补偿。可能是之后会以亲戚关系经常来往,以及提供一些精神抚慰金。但是根据儿童被拐的具体情况,也有亲生父母感激养父母对自己孩子养育的情况。

红星新闻:在大多数拐卖案件中,孩子被找到后,亲生父母和养父母是如何相处的?

付建:很多情况下都是以亲戚关系来相处,毕竟孩子和养父母已经生活很多年了,感情基础还是比较牢固,另一边亲生父母对孩子的思念也会爱屋及乌,况且还会有很多亲生父母是从心底里感谢养父母对孩子的养育之恩的。所以孩子找到后两边还是会有经常来往。

红星新闻:孩子在此类事件中一般会秉持怎样的态度?会有怎样的烦恼和顾虑?

付建:孩子在此类事件中通常一方面惊喜、感动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另一方面对自己的养父母也会怀着感恩之心,所以会遇到一定的纠结与矛盾。主要的顾虑和烦恼可能是能否适应原生家庭的生活。此外,孩子对亲生父母可能存在补偿心理,但养父母对孩子也有着养育之恩,他可能没有足够的精力、时间去照顾两边的父母。

相关新闻

郭刚堂和儿子照片合影

24年寻子路郭刚堂曾和儿子“擦肩而过”

郭振现在是人民教师

7月12日晚,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志愿者小马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蛋糕,上面写着“郭振回家 天涯寻亲圆梦”。

小马说,前几天,得知郭刚堂找到儿子郭振的消息后,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送去了蛋糕和鲜花祝贺。分享蛋糕时,郭刚堂难掩喜悦的心情,给大家看了郭振现在的照片,和被拐时的照片对比起来,郭振模样没有太大的变化。

高兴的同时,郭刚堂还表达了些许“遗憾”,他说,自己曾骑着摩托车到过郭振所在的县级市寻子,可惜父子俩当时无缘相见。

小马说,郭振现在是一名教师,模样随父亲郭刚堂多一些。

“郭振被拐时是农历牛年,今年又是农历牛年,失散和团聚都是在牛年。”在小马的眼中,郭刚堂是一位刚毅、善良、细心的男子汉。

24年行程50余万公里

2岁儿子走失的经过,

郭刚堂已经讲述了无数次。

7月12日上午,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山东省聊城经济开发区李太屯小区,如今李太屯已经变成了高楼林立的小区,郭振记忆中的李太屯村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村口的村碑依然在,24年前,就是在这个村子,郭振被拐走。村碑上斑驳的痕迹彷佛诉说着郭刚堂寻子的艰辛历程。

李太屯村的村碑

1997年9月21日,27岁的聊城男子郭刚堂忙完工作后踏上返家的路程,可没想到的是,当他到家时发现,家门口围满了人,原来郭刚堂的儿子郭振被人贩子拐跑,事发当时郭振才2岁5个月17天。

怎么找孩子呢?慌了神的郭刚堂突然给在场的乡亲们跪下了,看着在土里跪着不断磕头的郭刚堂,乡亲们也哭了,当天晚上发动500人,三人一组,到各个路口、汽车站、火车站去找人,当天乡亲们还集资5万多元,让郭刚堂去找孩子。

就是在这个村口,郭刚堂无数次出发,奔向未知的目的地,24年来,郭刚堂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车寻子,行程达50余万公里。

郭刚堂曾在采访中讲述,骑行至大别山中时,一时风雨太大他就推着摩托车前进,突然刮来一阵大风,一下把自己吹倒了,他脚下一滑,一只手赶紧抓住了防护柱,右腿已经悬在悬崖上了。”

寻子路上

望向山下,他想:只要松手,一切苦痛都可以结束。但是“我死了,谁帮我找孩子?”一转头,印有郭振照片的旗子还在雨中,他又咬咬牙坚持下来了。

没有收入来源,郭刚堂年逾七旬的父亲也在外打工补贴家用。郭刚堂的妻子重拾葫芦烙画的手艺。郭刚堂一路寻子,一路卖葫芦挣些盘缠。还有亲戚朋友和好心人的帮忙。每借一笔钱,他都会在本子上记下,至今,已不知记满了多少个本子。

在一档节目中,郭刚堂曾经透露过,在儿子郭振被拐后,他和妻子先后又生了两个儿子,但是他没有过放弃寻找郭振的想法。只有在路上,他才觉得对得起儿子。

2019年,记者曾采访郭刚堂,他动情地对儿子喊话:

“这二十多年,全国大多数地方我都跑遍了,也找不着你。我不求别的,就盼你这些年过得顺顺当当的。我经常想,总有一天,我也会老去,多么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哪怕就一眼!”

如今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我们打心里替他高兴”

“黑暗中相信理想,痛苦中相信希望。”

7月1日,郭刚堂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7月3日清晨5时44分,他又在朋友圈里发了一组在徒骇河边散步时拍的照片,并且附了一首诗,诗中写着“绿柳在栈道上悠闲地浮荡着;清清的水波逆流而上,微笑着展示着她的柔美……”从这些文字中能看出他沉浸在即将团聚的喜悦当中。

锦旗背后的暖心故事

近年来,网络传递信息便利许多。郭刚堂不再骑车寻子,而是转战互联网。

2012年,他成立了天涯寻亲网,两年后又成立了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通过郭刚堂的传播,已经找到了很多被拐的孩子,却唯独没有自己儿子的半点信息。

今年5月中旬,他还帮助来自四川的两位母亲寻找13岁离家的李静和7个月就被别人抱走的陈进军。之后,他又帮助来自甘肃天水的李兰寻找亲生父母。

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办公室里郭刚堂的办公桌

李太屯小区党群服务中心一楼,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办公室就设立在这里。2014年9月14日,聊城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召开成立大会,大会表决通过郭刚堂任协会会长。“风霜雨雪拦不住寻亲的脚步,天涯海角分不开相拥的心。”就在这一天,郭刚堂在成立大会上动情地表达了“愿天下无‘拐’”的愿景,他也立志要帮助更多人寻找失散的亲人。

郭刚堂成立聊城市天涯寻亲志愿者协会后帮助别人获得的锦旗

“圆我二十三年寻父梦,衷心感谢永志不忘……”一面面锦旗挂在办公室的墙上,这都是被协会帮助过的人送过来的,一面面锦旗后是一个个温暖感人的故事。

协会办公室的橱子里堆满了荣誉证书,这些证书的背后,是社会各界对郭刚堂和他的团队最大的褒奖和认可。

郭刚堂主编的《天下无拐》防拐亲子绘本

在办公室的会议桌上,还有一本由郭刚堂主编的《天下无拐》亲子绘本,书中用图文并茂的内容宣传防范被拐知识,这也是一位父亲在用实际行动宣传防拐知识。

现在,这位一直在路上的父亲,

终于可以和摩托车后照片里的孩子一起回家了。

《失孤》导演:

听说郭刚堂找到了儿子,

刘德华发来了一串表情

《失孤》导演彭三源导演称,自己第一时间把郭刚堂找到儿子的消息告诉了刘德华,华仔看到后也很激动,“他发了一个很开心的表情,还有俩祈祷的手势。”

其实在过去几年,彭三源曾多次在微博发布消息,帮助郭刚堂寻找儿子。但对于《失孤》这部电影对郭刚堂找到儿子是否有帮助,她笑着表示:“郭刚堂找到儿子和电影关系不大。”

彭三源说,“原来我们曾经有美好的想法,比如说看完电影后有一个人给郭刚堂打电话,说我就是郭振,但是这个人我们等了好几年也没有出现,所以郭刚堂找到儿子是公安部门给力。”

7月12日晚间,《失孤》导演彭三源代表剧组以及该片主演刘德华、井柏然,通过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发布信息,表达对郭刚堂、郭振父子的祝福。她说:这是一个幸福故事的开始。

信息内容如下:

刚堂,听说你找到了郭振,我、刘德华先生、井柏然先生和整个《失孤》剧组都非常高兴,这一天终于来临。

骨肉相聚、人间团圆,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你所有走过的路、流过的泪、吃过的苦,都因为郭振的回归而变得值得!祝愿你永远都不再伤心,健康幸福地生活下去!

他们还单独给郭振写了一段话,内容如下:

郭振,你可能对突然出现的亲生父亲有些蒙,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你可以通过很多渠道了解你父亲郭刚堂走过的24年的苦旅,每一步都是对你的爱,所以祝愿他的出现对你不是负担,而是爱本身!

因为他对你的爱,我们拍了电影《失孤》,那时候我们就期待这一天的来临。所以你生父的突然出现,不只带给你一份父爱,还带着天下所有好心人的祝福!我们知道你平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我们为此感到庆幸,为你父亲,也为你!

希望这是一个不幸故事的结束,是一个幸福故事的开始!这有赖于在未来的岁月中,你和父母兄弟内心中的善良、宽容、理解、接纳、给予和感恩,相信你们一定会有一个happy ending!

祝福你们,永远!

7月12日下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问彭三源能否再为郭刚堂父子说几句话,彭导表示,“太可以了,我太为刚堂高兴了,像高考中榜一样。”

数一数一年三百六十五

数一数日子有哪些胜负

又有哪些满足

回家吧 幸福

幸福 能抱一抱父母

说一说 羞涩开口的倾诉

灯火就在 不远阑珊处……

这是《回家的路》中的歌词,

也是电影《失孤》的主题曲。

漫漫24载寻子路,还好郭刚堂没有放弃,

这是父爱的力量。

如今等来好消息,

“雷泽宽”也算是圆满到达了目的地。

信息来源:齐鲁晚报、上观新闻、红星新闻等

  • 0
    感动
  • 0
    路过
  • 0
    高兴
  • 0
    难过
  • 0
    搞笑
  • 0
    无聊
  • 0
    愤怒
  • 0
    同情
热度排行
友情链接